<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值得思索的歷史“錯峰”
      2019年08月05日 10:00 來源:《北京日報》(2019年8月5日15版) 作者:馬勇 字號
      關鍵詞:生產方式;倫理;中國文明;

      內容摘要:一般讀者在談及近代中國歷程時,差不多都有一種“錯峰”的感覺,總覺得近代中國的每一步,回頭看就是走西方的路,但在當時,卻一再耽擱,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中國原本可以不走西方的路,中國農業文明建構至。十五、十六世紀時,確實達到了歷史高峰,“四民社會”結構的超穩定,以科舉制度為主軸的文人官僚制度,重農抑商的政策選擇,儒家倫理對全社會的深刻影響,凡此均讓中國有“歷史終結”之感。即便是西方人,在十八世紀之前,不管是到過中國的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還是從來沒有到過中國的伏爾泰、萊布尼茨、歌德等,他們對中國文明的贊美,很多時候讓我們研究中國文明的人都覺得不好意思。然而,中國自古以來的農業文明太優秀了,因而中國在與西方的接觸中,并不認為中國應該盡棄其學而學焉。

      關鍵詞:生產方式;倫理;中國文明;

      作者簡介:

        一般讀者在談及近代中國歷程時,差不多都有一種“錯峰”的感覺,總覺得近代中國的每一步,回頭看就是走西方的路,但在當時,卻一再耽擱,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這個觀察是對的,也很值得思索。

        中國原本可以不走西方的路,中國農業文明建構至十五、十六世紀時,確實達到了歷史高峰,“四民社會”結構的超穩定,以科舉制度為主軸的文人官僚制度,重農抑商的政策選擇,儒家倫理對全社會的深刻影響,凡此均讓中國有“歷史終結”之感。即便是西方人,在十八世紀之前,不管是到過中國的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還是從來沒有到過中國的伏爾泰、萊布尼茨、歌德等,他們對中國文明的贊美,很多時候讓我們研究中國文明的人都覺得不好意思。西人對中國文明的贊美,大致發生在十八世紀之前。十八世紀之后,也就是馬戛爾尼使團來華實地觀察后,西人對中國的看法急轉直下,不堪直視。這究竟是如何造成的呢?

        工業革命開啟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一個全新的時代就此發生,而中國在這前后幾百年,對于工業革命及其后果,反應太過遲鈍,一誤再誤,一再錯過。

        如果僅就生產方式而言,工業革命只是人類生產方式的一次改變,但這次改變讓人的能力在自然、天然之外有了巨大延伸。甚至,生產方式、生存方式改變了人類的行為方式,倫理價值。比如說,農業文明遵循的“熟人社會”原則。在熟人社會,人們不得不遵從熟人社會的基本原則。但在“后農業文明”時代,即工業社會,城市化、工業化,讓每一個人更趨于原子化,孤獨無助。這是一個完全陌生、孤立的社會,人們重構的人際關系,絕對無法沿用農業文明熟人社會的原則、規則,地緣、血緣、學緣,都不那么重要了,人們之間最看重的是契約,是守信,社會組織方式、倫理價值等,都必將隨著工業文明的發生而改變。

        然而,中國自古以來的農業文明太優秀了,因而中國在與西方的接觸中,并不認為中國應該盡棄其學而學焉。因而我們看到歷史發展的“錯峰”狀態:當西方地理大發現,開辟新航路,在全世界廣泛殖民的時候,中國卻從漢唐宋元時代全球貿易主導者退出,漸漸封關,明、清政府還一度規定片帆不許出海。一個原本對域外開放的中國,至此選擇了孤獨,畫地為牢,靜以自守。

        歷史的吊詭卻在于,封閉、管制的貿易形態,自明代中晚期開始,卻漸漸形成了中外貿易的單向順差。中國的絲綢、茶葉、瓷器,源源不斷流向全世界,長時期壟斷了全球市場。

        但是,市場的封閉,讓中國贏得了世界市場,卻失去了自身市場的開發,失去了自身產品的豐富、提升,更失去了與世界共振的動力與機會。十八世紀英國工業革命的發生,中國不是不知道,然而中國滿足于貿易順差,失去了發展的動力。

        到了十九世紀上半葉,僅僅一百年的時間,中國與西方已經滄海桑田,位置互易。被耽擱了近百年的中國選擇了“彎道超車”,掀起了洋務運動,結果成就了一個“跛足的”的工業化。三十年之后,一場戰爭,一切歸零,重新開始。

        甲午戰爭之后,中國向對手學習,亦步亦趨,被迫向全世界開放,漸漸讓中國與世界同步,“錯峰”情形總算暫時結束。

        (作者單位: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

      作者簡介

      姓名:馬勇 工作單位: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