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地區版塊 >> 陜西
      定邊:中央紅軍入陜第一站
      2019年08月01日 14:06 來源:陜西日報 作者:杜朋舉 字號

      內容摘要:定邊為中央紅軍長征入陜第一站。七月三十一日,記者在定邊縣張崾崄鎮鐵角城村紅軍長征入陜第一站紀念廣場采訪后,與當地群眾合影。本報記者 肖曉良攝本報記者 杜朋舉“紅軍來之前,已經有人捎話過來。這次來的是咱窮苦人自己的隊伍,不用出去‘躲兵禍’。”7月31日下午,75歲的定邊縣張崾崄鎮鐵角城村群眾林旭春回憶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紅軍來之前,已經有人捎話過來。這次來的是咱窮苦人自己的隊伍,不用出去‘躲兵禍’。”7月31日下午,75歲的定邊縣張崾崄鎮鐵角城村群眾林旭春回憶,他父親林鳳明當時只有十來歲,就在村邊的東山上放羊,親眼看見一隊隊紅軍從不遠處經過。

        1935年10月16日,由紅一方面軍改編的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由毛澤東、周恩來等率領第一縱隊,彭德懷、葉劍英等率領第二、第三縱隊,分左、右兩路進入定邊縣。定邊縣也因此被稱為中央紅軍入陜第一站。3天后,陜甘支隊和西北紅軍在吳起鎮(今吳起縣)成功會師,標志著中央紅軍順利結束長征。

        如今,中央紅軍經過時的很多感人故事,還在鐵角城村群眾中口口相傳。88歲的鐵角城村群眾賀成秀回憶,他哥哥賀成美當時12歲,親眼見過紅軍吃的是黑豆配燕麥,裝有干糧的褡褳就放在路邊,經過的紅軍戰士誰餓了就掏一口吃,當地缺少飲用水,有的紅軍戰士拿來一個葫蘆,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水,一群紅軍戰士就都接過來抿一口。

        就在這種又饑又渴的情況下,紅軍戰士面對當地群眾送來的糧食,還是堅決謝絕,實在推脫不掉的,就拿出銀元買下。到了晚上,紅軍戰士就在路邊、草垛旁、谷場上歇息。即便有的群眾不在家,紅軍戰士也絕對不會進屋,最多睡在院子里。56歲的鐵角城村群眾董玉飛回憶,出去“躲兵禍”的村民曾經說過,回家后發現院子被打掃干凈了,水缸添滿了水,屋里的糧食也沒有任何損失。

        “對老百姓好的隊伍,老百姓也對他們好。”董玉飛說,紅軍要離開時,他爺爺董發太給3名紅軍戰士的褡褳里裝滿了黑豆。紅軍戰士推辭不要,他爺爺堅決要給;紅軍戰士見執拗不過,就拿出一個白瓷茶壺作為答謝。董玉飛回家拿來白瓷茶壺給記者展示,并告訴記者:“這是很寶貴的財富。我會當成傳家寶,一輩輩傳下去。”

        “新中國成立70年了,中國共產黨實現了自己的承諾,帶著我們老百姓過上了好日子。”鐵角城村黨支部書記董玉孝說,鐵角城村近幾年在包扶單位的幫助下,積極發展種植和養殖產業,用養羊帶動玉米種植。現如今,村里群眾都發了“羊”財。

        2018年,鐵角城村群眾人均純收入10210元,一舉實現了整村脫貧、摘掉了“窮帽”。

        “一道道的那個山來喲一道道水,咱們中央紅軍到陜北……”路邊的一家商店里,傳出了熟悉的《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的歌聲。記者眼前不禁浮現出老區群眾“圍定親人熱炕上坐,知心的話兒飛出心窩窩”的生動畫面。

          記者 杜朋舉

      作者簡介

      姓名:杜朋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韓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