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熱點資訊
      約翰遜與特朗普會成為忠實盟友嗎
      2019年08月05日 09:58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孫海潮 字號

      內容摘要:7月24日,鮑里斯·約翰遜在英國女王“想不到現在還有人想當首相”的質疑聲中接過任命書,“夙愿得償”。在就任首相后的首次國會講話中約翰遜最先接觸的自然是意氣相投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就預言約翰遜將是一個好首相的特朗普通完話后,因為“談得很好”

      關鍵詞:

      作者簡介:

          7月24日,鮑里斯·約翰遜在英國女王“想不到現在還有人想當首相”的質疑聲中接過任命書,“夙愿得償”。在就任首相后的首次國會講話中,約翰遜發誓要使英國成為地表上最強國家,首先是使英國到2050年成為歐洲最繁榮經濟體。好一個“英國優先論”者!

        約翰遜最先接觸的自然是意氣相投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就預言約翰遜將是一個好首相的特朗普通完話后,因為“談得很好”,更是不吝贊美之辭,稱之為“好小伙”、“朋友”、“超級首相”、“英國早就需要他了”。特朗普的反歐立場是約翰遜執行“硬脫歐”政策的強有力支持,他還允諾英國脫歐后與英簽署“優厚的貿易協議”,使雙邊貿易規模增長3至5倍。歐洲輿論指出,約翰遜就任英國首相使世界“民粹主義陣營”更加膨脹。但是,在看到民粹主義已成為國際關系中一種重要現象、“系統性”上升的同時,也要看到這種現象遠沒有普遍化和同質化。

        “民粹主義陣營”在反對全球化、反對國際組織、反對現有國際機制、反對自由貿易等問題上很容易找到共同語言,但這些共同語言并不足以把他們結合在一起。他們更愿意強化邊境和海關管理、提高關稅、在國際事務中強調捍衛本國利益而不是進行國際合作。由于各國民粹主義所處環境和政治與經濟訴求各不相同,故難以共組民粹主義與反體制聯盟,或民族主義領導者聯盟。雖然同屬一個集團,但在一些問題上立場一致,在一些問題上卻可能相互為敵,各自為戰,無法團結。歐洲議會選舉后,各國民族主義政黨無法組成一個統一的議會黨團,如在制裁俄羅斯問題上,有關國家的極右黨派意見極難統一甚至相互對立,分裂狀態明顯。國家利益不一致,難以共舉同一面旗幟,仍是一盤散沙的游戲。另外,民粹主義的武器主要是批評和煽動,執政能力有待考驗。希臘極右政府在歐洲議會選舉后下臺,法國極右政黨雖然在歐洲議會選舉后成為第一大黨,但政治前途并不被看好。法國“黃背心”已成為有史以來為時最長、影響最大的抗議運動,但其推出的候選名單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得票率不及0.5%。

        特朗普和約翰遜都是自我中心主義者,但利益訴求并非完全吻合。兩人都聲稱要重建美英特殊關系,使之“成為自里根和撒切爾之后最緊密的伙伴關系”。約翰遜對世界的看法與特朗普接近,立場明顯親美,忠誠于跨大西洋關系。兩人既屬右派又屬民粹,都反對傳統的政治正確,反對權勢集團,性格相像且相互欣賞,是真正的“意識形態兄弟”。特朗普稱約翰遜為“英國的特朗普”。

        約翰遜主要在脫歐即對待歐盟問題上顯示出民粹主義和極端立場,但英國是自由貿易的創始國和積極推動者,約翰遜作為保守黨領袖,不會背離這一傳統。因而即使與特朗普具有諸多共同點,但躋身“非自由俱樂部”也不會如魚得水。在反巴黎氣候協定、伊核協議、自由貿易、多邊主義等問題上,約翰遜的立場都要比特朗普“溫和”。雙方雖然互稱忠實盟友,但并非完全志同道合。特朗普當選前,時任倫敦市長的約翰遜曾說不到紐約有的地方去,以免與之不期而遇。約翰遜曾以英國外相身份專程勸說特朗普切勿退出伊核協議,碰壁而歸。英國按照美意愿扣押伊朗油輪,伊以牙還牙,難題留給約翰遜。

        有關英國脫歐后美國將與之商簽“更具雄心”的貿易協議一事,英國輿論都不看好,認為特朗普不會對英國讓步,相反還會提高要價,重點將是壓英國開放農業市場和醫療市場。美國要求太多太苛,難以達成協議。約翰遜領導的脫歐進程肯定與特蕾莎·梅一樣充滿曲折,恐怕只能通過提前大選來擺脫困局,后果難料。英國脫歐是民粹主義導致的結果,“最強英國”的承諾極可能是“最亂英國”的結局。

       

        (作者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歐洲中心主任、中國駐中非前任大使)

      作者簡介

      姓名:孫海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