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專版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國武術海外傳播與價值反思
      2019年08月01日 10:5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臣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今時代,世界呼喚著中華文化有新的作為,需要中華文化的諸多載體有更多的使命擔當。中國武術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長期以來為中華文化“走出去”作出獨特的貢獻。隨著世界各國經濟社會發展日益相互聯系、相互影響,在新的歷史時期,中國武術應將推動文明互鑒、增進世界各國人民友誼的紐帶效益,轉化為各國發展與交流中雙邊或多邊的人文交流黏合劑。這樣才能通過武術,產生在“和而不同”的和諧世界構建過程中民心相通的動力源泉,進而使各國間的文化認同提質增效。相關專家學者則應對中國武術所蘊含的中華理念、氣度、神韻等向上、向善的思想文化內容,以更加開放、包容的胸懷向世界各國人民進行深度詮釋,闡發武術修身養性的獨特效益。這樣才能真正促使武術中所蘊含的“以武載道”“以武化人”的中華身體文化智慧,惠及世界各國民眾,進而為新時代中國武術走向世界,提供有效的實踐應答。

        中國武術走向世界的歷史較為久遠,縱觀其近百年來的國際化傳播總體成就,可謂“喜”“憂”參半。之所以對中國武術國際傳播有如此評價,主要是其長期以來在微觀、中觀和宏觀層面傳播所呈現的整體效益使然。中國武術顯示出深化中外人文交流合作、身體文化認同等多種效益,在“加強中外人文交流,以我為主,兼收并蓄”的中外人文交流合作綜合能力建設中,其海外傳播不斷被提升至國家戰略高度。

        2017年1月,中辦國辦聯合印發的《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指出,“推動中外文化交流互鑒,支持中華武術等中華傳統文化代表性項目走出去”。2017年7月,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加強和改進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見》指出,“要豐富和拓展人文交流的內涵和領域,打造人文交流國際知名品牌。堅持走出去和引進來雙向發力,重點支持漢語、中醫藥、武術、美食、節日民俗,以及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等代表性項目走出去”。這些國家層面加強中外人文交流合作的頂層戰略設計,使中國武術走向世界的使命擔當意識,在新時代被重新喚醒。

        因此,我們要從歷史視野對中國武術“走出去”的綜合效能進行整體考量。我們應以人際傳播、群體傳播、組織傳播、大眾傳播等傳播學理論的應然邏輯為旨歸,探尋中國武術國際化發展歷程中的成就與不足。這樣才能促進新時代中國武術更為深入地“走出去”,推動武術向海外民眾的心里走,并實現武術的在地化發展。

        微觀視野:中國武術人際傳播

        人際傳播是一種典型的社會傳播活動,是“社會生活中最直觀、最常見、最豐富的傳播現象”,能夠直接體現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人際傳播兼具“信息交流”“社會協作”“文化傳承”等多元社會功能,可以使建立在自愿、合意基礎上的傳播活動的效益最大化。在中華文化中,中國武術具有典型符號載體效益,從微觀視角對其人際傳播效果進行客觀考量,對其承載的多元社會功能進行深入分析,才能全方位明晰其成就與不足。

        就人際傳播而言,中國武術以拳種為媒介進行不同層次的傳播活動,為中華文化的海外發展贏得了良好的世界聲譽。同時,人際傳播提高了眾多海外受眾的武術技藝參與積極性。比如,很多埃及人民積極參與武術運動,僅在開羅就有47家俱樂部開設武術課程,約有1.2萬名習武愛好者,在埃及全國范圍內,至少有15萬人在學習中國武術;武術運動在摩洛哥日益普及,越來越多摩洛哥青少年通過學習武術技藝深入感知中華文化,并以此了解中國;菲律賓武術協會主席陳著遠說,“中國武術為菲律賓爭光,成為(菲律賓)國家運動的一部分。不僅在體育界,在民間也傳播很快。武術協會有三個分會、20多個會員單位,在馬尼拉和外省也有一些武館,在學校和社區推廣武術。菲律賓教育部還將武術列為公立學校體育選修課的一個項目,讓更多學生有機會練習這項強身健體和提高國家競技體育實力的運動項目”。

        近些年,詠春拳在全球發展更為迅速,全世界學詠春拳的估計已超過200萬人。而太極拳目前已傳播到150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練習太極拳者近3億人,近百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太極拳組織。以拳種為媒介開展武術國際人際傳播活動,在開啟海外民眾深度認知中華文化智慧殿堂大門的同時,更促使他們由本國文化者,逐漸也成為中華文化傳播者。這種“文化復合體”角色,為中國武術海外在地化發展的相互認知度提升,植入了新生力量。這一點在中外人文交流、合作領域表現得尤為突出,比如非洲加蓬武術明星呂克·本扎,他在中國的30多年時間里創立了自己的武術門派,現在任職于國際武術聯合會,致力于推廣中國武術和中國文化、促進中非武術交流。

        誠然,上述中國武術國際傳播的利好消息,足以使我們為長期以來中國武術人際傳播所取得的成就點贊,但人際傳播的動機存在復雜性,中國武術的海外推廣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不盡如人意的場景。對此,中國武術研究院院長高小軍曾做過相關論述,即在武術國際推廣過程中,尚存在組織和動作不統一、個人行為不規范、各自劃界獨自經營的不團結等現象。更有甚者,有些在國外進行武術教學的老師,“借助中國武術世界受寵的誘惑,在移居和留學之前,僅在國內進修兩三個月,就跑到國外打著某某傳人的旗號,招搖過市,嚴重損害了中國武術的聲譽”。此類功利之舉,儼然已成為制約當前中國武術深度國際化發展的極大障礙。

        中觀視野:中國武術群體傳播

        群體傳播是群體進行的非制度化、中心化,缺乏管理主體的傳播行為,以此審視中國武術群體傳播的歷史進程,我們能夠發現,雖然武術群體傳播的宣傳較為有力,但管理的松散導致其效能產生了一定弱化。中國武術的群體傳播活動由來已久,并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就傳播學層面的群體傳播內涵而言,中國武術的群體傳播活動尚存在一定問題。比如,自發性的國際武術社團和民間武術家群體,在國際范圍內進行的武術文化推廣活動,盡管增強了中國武術的海外知名度和美譽度,但也使中國武術的國際化傳播存在不規范、不統一、不團結等發展困境。這種狀況既是參與武術群體傳播的個人,對中國武術國際化發展共同價值取向的應然表達,更是中華文化“走出去”的過程中,聯系松散與自發形成的傳播群體為追求自身利益或達到某種目的所產生的問題。

        當前,中國武術群體傳播的優點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中國武術群體傳播借助民間力量所形成的傳統武術組織(如民國時期在上海成立的“精武體育會”“中華武術會”“致柔拳社”等武術組織),對促進中國武術海外發展展現出巨大的推動力量。這為世界范圍內迫切需要了解中國武術的受眾,提供了組織和人才保障。另一方面,通過多種類型的國外中華武術節和武術活動,中國武術的海外受眾群體和文化影響力在不斷擴大。比如,“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促進中華武術進一步走向世界”為宗旨的歐洲中華武術節,吸引了來自德國、奧地利、波蘭、捷克等多個國家的幾百名運動員參加。中國武術已成為海外民眾認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一張靚麗名片,并且其名片效應也在全力彰顯。

        2013—2017年的“中國國家形象全球調查報告”顯示,中華文化的載體非常豐富,而國際民眾認為最能代表中國文化的為中國武術、中餐和中醫。中國武術在國外取得的成就,足以使我們為之喝彩。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正是由于國外受眾對博大精深的中國武術的狂熱追求,使中國武術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出現了難以避免的負面現象。

        就傳播主體而言,鑒于傳播者的職業技能和專業知識,以及個人綜合實力展現程度,當前中國武術海外傳播呈現出各自為政、單打獨斗、無序競爭等特征。就傳播內容和方法而言,雖然“以競技武術為主導,太極拳和傳統武術為堅強支撐,并延用了武術賽事、舞臺表演和培訓推廣等形式”進行傳播,使中國武術不斷走向世界。但在武術傳授過程中“精、氣、神”的嚴重缺失,不僅致使中國武術越武越寂寞,而且還使國外武術受眾習練中國武術的熱情產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消退。除此之外,權威性的武術組織的缺失,以及為搶奪武術生源所導致的詆毀對手的行為常有發生,使海外習練中國武術的受眾難以分清武術傳播者“孰真孰假”。這些負面因素,不僅使中國武術的公信力有所下降,而且還對未來中國武術在海外的離散式良性傳承產生不良影響。

        宏觀視野:中國武術大眾傳播

        長期以來,內涵豐富的大眾傳播方式,為中國武術國際化傳播相關理論水平提升和實踐成就取得,貢獻著令人欣喜的正向效能。但是,受大眾傳播的單向性作用機制影響,以報刊、書籍、電視、電影等為代表的中國武術大眾傳播,遭遇著因過度解讀所引發的價值認知偏差,進而消解中國武術國際認同,使其遇到發展困境。很多外國人對中國的認知局限于新聞和影視作品,以武術為題材的影視作品對中國武術海外傳播文化認同效應形成,彰顯了其獨特的身體文化媒介貢獻,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致使國外民眾借助大眾傳媒,對中國武術習練群體在自身心理層面產生了隨意放大,從而使海內外目標受眾對中國武術的認知產生了偏頗。

        中國武術題材的影視作品向世界傳播了中國武術、中國文化和民族精神,已成為海內外民眾認識中國武術、了解中國文化的典型載體,成為中西方人文交流合作的橋梁,并為中國武術走向世界增添了強大助推力。自李小龍以來,中國武術題材電影在西方廣受關注。這或許應歸因于其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主題鮮明的價值立場、引發共鳴的文化認同,其中所傳遞的家國情懷與使命擔當,對個人修為的提升、社會矛盾的消解、民族精神的提振和“美美與共”和諧世界的營建,彰顯出其獨特的貢獻。然而,在武俠影視作品的創新性發展方面,倘若不是經過像《臥虎藏龍》此類電影所展現的中華文化智慧,使海外目標受眾被由衷打動,或許現階段的中國武術題材電影有可能還停留在“動作片”層面。如果只有扣人心弦的打斗場景,則無法使其有效抵達目標受眾的內心,更談不上營造堅實的民眾基礎。

        因此,對近代以來作為一種改造的力量,且能夠對現代人的意識和行為產生重要影響的大眾傳播而言,正因其透顯的“公開性、權威性、顯著性和直達性”,大眾傳播對中國武術傳統的傳播方式(如血緣傳承、師徒傳承、代際傳承)帶來了巨大沖擊。20世紀30年代以來,進入大眾傳播場域的中國武術,借助如期刊、報紙、書籍、影視作品等形式,在對自身進行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宣傳與推廣過程中,率先肩負起彰顯“尚武救國”“強種強國”精神動力的民族文化符號載體使命。此種效能,不僅是該時期相關機構創辦、作為大眾傳播媒介的國術期刊(如《武術》《精武》《國術周刊》等)對武術界“擯棄門戶偏見,聯絡感情,促進習武人員相互之間的交流與溝通,提升武術界的整體凝聚力”的良性策動,更是以強健國民體質、增強民眾愛國意識為目的,借助武術的社會化進程,實現對廣大民眾“人人都有自衛的能力,都有強鍵的身體和敏捷的拳腳,謀求人類先進和諧的大同世界”的思想文化教育。

        正是源于“雙刃劍”效應,大眾傳媒在助推中國武術中所蘊含的親仁善鄰的處世之道、惠民利民的價值導向、與時俱進的精神氣質、天人合一的生存理念,在獲得海內外民眾由衷贊許的同時,也遭遇著“失真”的尷尬處境。比如,近年來借助計算機圖像技術完成并發行的中國武術題材影視作品,由于受到大眾傳媒“單向度”傳播模式的影響,使得很多有情感和心性的交流回應不再可能,這種無回應的傳播使大眾傳媒成為“為了溝通”的“不溝通的系統”。如李連杰曾表示,“國外青少年一看到我,立刻就會擺出一副格斗的架勢,打打打、踹踹踹。我覺得是我誤導了他們對中國武術的理解”。“打打殺殺”已經成為很多海外民眾對中國武術價值和功能的整體評判,而中國武術所透顯的知行合一之理、氣血調理之功、道法自然之效,在多元大眾傳播媒介的強勢擠壓下,被尚炫的打斗場景、飛檐走壁的絕世武功等特效所“吞噬”淹沒。或許正是由于上述情況,在2013年以來的“中國國家形象全球調查報告”中,中國武術的海外認知度、好感度和影響力,逐漸排在了中醫和中餐之后。此種情況,需要我們給予高度重視。

        中國武術海外傳播未來展望

        在國家文化軟實力不斷提升的強國機遇中,中國武術因承載了“順其自然”的修身之道、“武以德立”的技藝規訓、“修齊治平”的家國情懷等中華文化智慧,能夠由技而入心地增強海內外民眾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中國武術展現出超越語言、地域、民族等因素限制的獨特貢獻,在新時代中華文化偉大復興進程中肩負著特有的歷史使命。

        在“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的文明交融發展的理念下,合乎當前世界各國民眾發展需要的架設民心相通橋梁普遍愿景的有序達成中,我們應借助中華文化透顯的內斂、矜持與含蓄等特質,實現中國與國際社會認可的文化元素(如瑜伽、摔跤等)文化元素的有效聯姻,并依托相關知名制作團隊,創作出更多廣受好評的影視作品(如《功夫瑜伽》和《功夫熊貓》等),以獲得不同國度文明的和諧共生與交融共存震撼效益。

        此外,我們還應借助中華文化海外傳播工作全景式鋪開的戰略機遇,強化中國武術國際傳播的基礎性理論研究,探尋其“走出去”過程整體效果,并制定出提升中國武術“走出去”整體效益的評估體系。對此,除需理性審視“一帶一路”國家文化交流合作、中外文化交流年、孔子學院等形式,助力中國武術深入“走出去”、服務“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的積極功效,我們還應對海外中國文化機構和文化集團的相關經驗進行規整與總結,以規避當下及未來中國武術海外傳播可能遇到的潛在風險。

        最后,在推動中華文化深度走向世界的過程中,我們應使中國武術元素合情合理地融入中外人文交流合作品牌項目,并對其可復制性推廣經驗進行梳理。同時,我們還應匯聚政府職能部門、業界專家學者、相關知名人士,以及民間力量的集體智慧,鑄成推動中國武術惠及世界民眾的“武術文化共同體”,形成助推新時代中國武術深度“走出去”、實現中國武術海外離散性衍生傳承發展的新型合力。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中國武術深度國際化傳播研究”(17ATY011)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長江大學體育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李臣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