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文摘
      [文摘]顧海良: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中的國家論題
      2019年08月05日 13:23 來源:《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2018年第3期 作者:顧海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原文標題】馬克思對經濟思想流派及其歷史發展的探索——馬克思《巴師夏和凱里》手稿讀解

        【作者簡介】顧海良,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提出的“五篇結構計劃”中,馬克思突出了國家論題在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中的地位問題。在“五篇結構計劃”中,緊接在第一篇“一般的抽象的規定”和第二篇“形成資產階級社會內部結構并且成為基本階級的依據的范疇”之后的,就是論述國家理論的第三篇。這一篇的論題主要涉及“資產階級社會在國家形式上的概括。就它本身來考察。‘非生產’階級。稅。國債。公共信用。人口。殖民地。向外國移民。”“五篇結構計劃”的最后兩篇,分別是“生產的國際關系”與“世界市場和危機”。

        馬克思提出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中的“國家”篇論題,是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研究的重要成果。早在1844年底,馬克思剛開始政治經濟學研究時,就曾打算寫一部關于現代國家理論的著作。在這部著作的寫作計劃中,馬克思已經列出了“國家和市民社會”“國家管理和公共管理”和“為消滅[Aufhebung]國家和市民社會而斗爭”等涉及現代資產階級國家經濟職能的專門論題。

        19世紀40年代后半期,隨著唯物史觀的創立和對政治經濟學研究的深入,馬克思在對國家本質的科學論證中,對國家經濟職能的性質也作了初步探討。他在與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指出:“這些現實的關系決不是國家政權創造出來的,相反地,它們本身就是創造國家政權的力量。”資產階級國家經濟職能,“實際上國家不外是資產者為了在國內外相互保障各自的財產和利益所必然要采取的一種組織形式。”正是在這一意義上,馬克思認為,“現代的資產階級財產關系靠國家權力來‘維持’,資產階級建立國家權力就是為了保衛自己的財產關系。”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更為明確地指出:“現代的國家政權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的共同事務的委員會罷了。”馬克思這一時期對資產階級國家經濟職能性質的論述,為他后來闡述資產階級國家經濟職能理論奠定了重要的理論前提。

        在《倫敦筆記》中,馬克思摘錄了大量的有關國家經濟職能問題的資料。這些現實的或理論的資料涉及的問題主要有:國家利用中央銀行制度對經濟調節的措施問題;國家預算收入和預算支出的性質及其作用問題;國家財政制度和信用制度的發展及其結構問題;國債的形式及其作用、流轉方式問題;一國的人口密度、人口遷徙、人口發展和國內移民等問題。在對這些資料的研究中,馬克思還得出了一些重要的理論結論。他在1851年2月給恩格斯的一封信中提到:“危機的過程所以和貨幣流通有關系,那只是因為國家政權瘋狂地干預貨幣流通的調節,會更加加深當前的危機。”在《倫敦筆記》寫作期間,馬克思不僅對資產階級國家經濟職能的性質有了十分清楚的認識,而且對國家經濟職能的形式有了較為廣泛的理解。

        在《政治經濟學批判》的“六冊結構計劃”和《資本論》的“四卷結構”中,國家論題一直是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重要內容。特別引人注意的是,馬克思在1862年底提到《資本論》之后的政治經濟理論體系內容時指出:“這一卷的內容就是英國人稱為‘政治經濟學原理’的東西。這是精髓(同第一部分合起來),至于余下的問題。(除了不同的國家形式對不同的社會經濟結構的關系以外),別人就容易在已經打好的基礎上去探討了。”馬克思把“不同的國家形式對不同的社會經濟結構的關系”的論題,確定為國家問題的政治經濟學研究的核心問題,同時也將這一論題看作是“別人”難以完成的問題。

        《巴師夏和凱里》手稿在馬克思經濟思想研究中的重要地位,突出地表現在對國家論題的政治經濟學研究上,特別是表現在對“不同的國家形式對不同的社會經濟結構的關系”問題的探討上。馬克思的這一探討,主要體現在兩個問題上:一是在對凱里對美國和英國的經濟關系論述中三個錯誤觀點的批判,對政治經濟學對國家問題研究的主要論題作了闡釋;二是在對巴師夏和凱里經濟學理論的比較中,從“民族環境”上對國家問題研究的方法論的要義作了闡釋。

        在《巴師夏和凱里》手稿中,馬克思以凱里對美國和英國的經濟關系的研究為例,對相同的經濟結構在不同國家形式上的變異及其程度差別作了分析。馬克思認為,在這一問題上,凱里和巴師夏一樣,都犯有“非歷史的和反歷史的錯誤”:

        一是凱里錯誤地把美國的經濟結構和國家職能,看作是唯一“正常的”,而與美國不同的所有關系都被當作是“歪曲”的或者是“非真實的”。馬克思指出:“凱里把這一巨大的新大陸賴以如此迅速地、如此驚人地和如此順利地發展的生產關系看作是社會生產和交往的永恒的正常關系,這種關系在歐洲,特別是在他認為實際上代表歐洲的英國,只是由于封建時期遺留下來的束縛而受到阻礙和損害,在他看來,英國經濟學家只是歪曲地和非真實地觀察、描述或概括這些關系,他們把這些關系本身的偶然顛倒和它們的內在性質混為一談,凱里的這些看法不是十分自然嗎?”在馬克思看來,在對國家作用形式與職能變化的主要類型作出探索時,既不能把一國的國家形式機器作為固定的模式,去“規范”或“匡正”他國的國家形式及職能;同時,也不能借口各國國家形式及職能的差異性,而取消對國家形式及職能的一般的、抽象的規定性的探索。

        二是凱里錯誤地把資本主義經濟關系中的沖突或者“和諧”看作是國家職能和作用的結果。馬克思認為,凱里的錯誤在于:一方面,“在凱里看來,資產階級社會的自然關系所受到的傳統的、并非來自這個社會本身內部的影響的干擾作用,最終歸結為國家對資產階級社會的影響,歸結為國家的侵犯和干涉。”凱里錯誤地認為,除去國家的影響,資產階級經濟學的和諧規律就會得到事實上證實。另一方面,“凱里認為,經濟關系的和諧是建立在城市和鄉村,工業和農業的和諧合作上的。在本國內瓦解了這種基本和諧的英國,通過競爭在世界市場上到處都破壞這種基本和諧,所以它是普遍和諧的破壞因素。能夠防御這一點的,只有保護關稅,這是抵制英國大工業破壞力量的國家強力的屏障。于是,國家成了‘經濟和諧’的最后避難所,而它最初被斥之為這些和諧的唯一的破壞者。”在馬克思看來,國家介入經濟過程的作用及產生的職能,是社會化大生產和經濟運行廣泛而普遍地發展的結果;但這并不是說,國家介入這一過程后,經濟運行的矛盾就消逝殆盡,或者說經濟運行就會因此而變得“和諧”了。應該看到,國家的職能及作用形式,既不可能是社會經濟統一性的“唯一的破壞者”,也不可能是建立所謂“經濟和諧”的“最后的避難所”。

        三是凱里在他雜亂冗長的論述中,對材料加工和引證的隨意性。馬克思認為,凱里“從四面八方收集舊大陸給他提供的大量材料,但不是為了去認識這些材料的內在精神,從而承認這些材料特有的生存權利,而是把它們作為死的例子,作為毫無差別的材料來進行加工,用來達到他自己的目的,用來證實他從美國人的立場出發抽象出來的論點。”在馬克思看來,在對國家作用形式及職能材料的分析中,必須把握材料的“內在精神”,必須看到這些材料都有其“特有的生存權利”,而不能從一個國家的模式出發,把反映別國國家形式的材料視為“無差別的材料”或“死的例子”。在對國家的政治經濟學問題研究中,馬克思十分強調對不同國家的“經驗的事實”的探索;對不同國家作用及職能的特殊性和一般性的認識,都是從這些“經驗的事實”的比較分析中得出的。

        在《巴師夏和凱里》手稿中,馬克思認為,巴師夏和凱里的理論形成于完全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民族環境”中,但卻“驅使他們產生了同樣的意向”,也形成了“同樣的意向”下的具體觀點上的差異。

        馬克思在分析了美國和法國的不同的“民族環境”后,對凱里和巴師夏具體觀點上的差異做了五個方面的區分:一是由于對國家的具體的經濟職能認識上的差異,凱里是“保護關稅派”,而巴師夏“卻是自由貿易論者”;二是在對經濟和諧的認識上,凱里在確認美國“資產階級社會內部的和諧”的同時,“確認同樣一些關系在其世界市場的形式上的不和諧”,而在巴師夏那里,“這一切都不存在。這些關系的和諧是一種彼岸性,這種彼岸性正好從法國疆界的盡頭開始,存在于英國和美國”;三是經濟關系上的差異,面對“空前的規模和空前的活動自由發展著”的美國的經濟關系,凱里“在經濟科學方面,如關于信貸、地租等等方面,是富于可以說是真誠的研究的”,而巴師夏面對“法國這樣一個如此古老國家的關系”,他“所從事的,只是對那種以對照而結束的研究做出令人滿足的解釋——一種虛假的滿足”;四是在“非歷史”和“反歷史”這一共同性上也存在差異,凱里和巴師夏“都是非歷史的和反歷史的,但是,在凱里那里,非歷史的因素是現在北美的歷史原則,而在巴師夏那里,非歷史的要素只不過是對18世紀的法國概括方式的留戀”;五是在方法上,“凱里不拘形式,雜亂冗長,巴師夏則矯揉造作,注重形式邏輯。巴師夏所提供的充其量不過是一些以反論方式表述的、經過精雕細刻的陳詞濫調。在凱里那里,先是以學理形式提出幾個一般論題。接著堆積一些未加整理的材料作為例證——他的論題的材料完全沒有經過加工。在巴師夏那里,除某些局部的例子或者把英國的正常現象加以想象的編撰以外,他的唯一材料只是經濟學家們的一般論題。”

        馬克思對巴師夏和凱里經濟思想的“意向”和“民族環境”這五個方面關系的比較研究,不僅對于區分以巴師夏為代表的法國資產階級庸俗經濟學和以凱里為代表的美國資產階級庸俗經濟學的理論取向和國別、民族特色有著重要的意義,而且對我們理解經濟思想史上各種經濟學流派、思潮的國別、民族特色也有著重要的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顧海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