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應用經濟學 >> 信息經濟學
      [文摘]馮昭奎:科技全球化的潮流與逆流
      2019年08月05日 09:55 來源:《國際展望》2019年第3期 作者:馮昭奎 字號

      內容摘要:2018年以來美國進一步加緊對中國科技的圍堵,超級大國對民營企業華為公司的不對稱“戰爭”正在進行,然而科技全球化逆流必定不敵主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原文標題】科技全球化的潮流與逆流:兼論中國應對科技全球化的歷程與對策

        【作者簡介】馮昭奎,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北京 郵編:100007)

       

        科學技術是人類的共同財富。科學主要是和未知領域打交道,提高對客觀世界的認識,解決思想理論與基礎研究問題;技術的任務則是把科學成果轉化為解決生產與生活等人類社會實際問題的手段。“科學無國界”、無專利,科學全球化是順理成章的必然趨勢。“技術(“科技”)有國界”、有專利,技術全球化是經濟全球化的必然要求,這是因為隨著經濟全球化推動生產要素在全球范圍內的優化配置,作為最重要生產要素之一的技術發展理所當然地也日益形成全球化態勢。反過來,技術全球化又在更深層次上推動了世界向全球化方向邁進。

        科學與技術既有區別更有聯系,特別是在19世紀下半葉以后兩者的聯系日益密切,科學向技術轉化的速度日益加快,因此,科學全球化與技術全球化必然存在著日趨密切的相互聯系和促進關系。自20世紀下半葉以來,信息技術的突破特別是互聯網的普及,有力地促進了全球科學思想和科技資源的跨國界流動,加速了科學技術成果的全球傳播。

        “科學無國界”是決定科學全球化的根本邏輯。“技術有國界”導致跨國技術交流成為十分復雜的過程。對于現代技術和生產力的發展來說,國家這個單位太小,某些產業技術和生產力發展至少需以地區為舞臺,某些產業技術和生產力發展則需以世界為舞臺。這就是技術國際化、全球化的根本動力。

        隨著第二次科技革命興起,科技全球化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加速發展,一批跨國公司充當了科技全球化的主要動力和先鋒,它們通過在全球配置生產基地、營銷服務乃至研發基地,推動全球產業鏈形成,這意味著一大批跨國公司推動自身“全球化”的努力,由此形成了科技全球化高潮。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為抓住用好科技全球化機遇,積極吸收國外先進技術,大規模導入日美歐等發達國家企業的直接投資,大批派遣出國留學生,積極開展國際科技交流合作。

        科學與技術的全球化是人們長期追求的理想,這個理想日漸轉化為現實,這個現實就是當今的“科技全球化”。顯然,現實的科技全球化遠非科技全球化的“理想境界”,現實的科技全球化既有合作又有摩擦,既是機遇又是挑戰,既有主流又有逆流,既有進步又有倒退,總的趨勢是進大于退,機遇大于挑戰。從二戰結束至今,美國等西方國家與全球化進程背道而馳的逆科技全球化、技術禁運等沉渣不時泛起,形成了對科技全球化的嚴重挑戰。

        從“巴統組織”到“瓦森納協議”,大規模技術禁運給科技全球化“添堵”。從“技術協同計劃”到“五眼聯盟”,排他性技術集團對科技全球化進行“肢解”。2018年以來美國從資本、技術、人員等方面全面加緊對華圍堵。美對華對抗性科技競爭波譎云詭,甚至延伸到政治和軍事領域。

        科學技術是人類的共同財富。可以堅信科技全球化潮流勢不可擋,當前以“科技競爭政治化”為特點的反科技全球化逆流必定不敵科技全球化主流,其理由主要有兩點。

        (一)科學全球化借助網絡化加速發展。科學著眼于未來,技術著眼于現在;科學追求知識,技術追求對科學成果的實際應用。進入20世紀下半葉,“科學”轉化為“技術”的速度加快,導致各國進一步認識到科學研究、基礎研究乃至基礎教育的重要性,競相加強對基礎研究和教育的投入,從而導致全球科學產出的加速增長和科學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

        科學知識猶如浩瀚的海洋,科學知識的已知領域在擴大,科學面臨的未知領域同樣也在擴大,這激發各國科學家更加勤奮努力,重大科學發現一個接一個,永不間斷,因此盡快交流理論和實驗進展就成了各國科學家們的迫切需求,互聯網幫助全世界科學家解決了這個“時間滯后”問題,從而大大促進了科學全球化的發展。

        (二)世界各國開展國際科技交流合作的需求日益迫切。首先,為了應對人類共同面臨的挑戰,如氣候變化、糧食安全、能源安全、網絡安全、流行疾病、核聚變能開發(核聚變能不僅取之不盡,而且不會污染環境)等課題,急需各國科技界進一步開展廣泛而深入的交流與合作。其次,世界上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在所有科技領域全面領先,都會有各自的短板。諸多事實表明,世界各國通過國際交流合作相互取長補短的迫切需要成為推動技術全球化的根本動力之一。

        特朗普政府蠻橫地掀起反科技全球化的逆流,其目的就是分化、肢解和阻擋科技全球化潮流。

        然而,必須看到,互聯網發展增強了科技全球化動力,拓寬了科技全球化渠道,加大了對全球科技力量的集聚作用,并引起科技全球化本身的深刻變革。在新一輪科技革命推動下,在大多數國家關系層面,在各國科學家、民間企業、科技人才的相互交往層面,科技全球化潮流更加洶涌而強勁。美國給科技全球化造成的混亂、分裂、肢解絕不可能阻擋科技全球化這一主流。

        我們要不畏浮云遮望眼,緊緊抓住、用好科技全球化機遇,要防止中美關系“全面敵對化”,防止中美科技競爭“軍備競賽化”。處在工業化和現代化途中的中國沒必要花費力氣與美國對抗,占全球經濟近40%的中美兩國“和則兩利而且利世界,斗則俱傷而且傷世界”,我們既要堅持核心利益和底線,又要為了國家利益乃至維護人類命運共同體,在非核心和局部利益上做些必要調整以實現中美“和則兩利而且利世界”的目標。

        我們要實事求是地評估我國科技發展水平,不要諱言自己的短板,謙虛地向技術先進國家學習,要努力發展同歐、日、韓等科技先進國家的關系,防止出現美國拉攏其他發達國家乃至一批“窮國”共同對付中國的局面,應客觀評估日本作為世界第二科技大國的地位,進一步加強與日本的科技合作,努力擴大與歐洲各國的科技合作,要防止歐、日成為美國對我進行科技圍堵的兩環,爭取歐、日成為中國科技發展的重要合作伙伴。我們要盡最大努力防止樹敵和增敵。

        需要指出,《瓦森納協定》成員國遠非鐵板一塊,特別是特朗普上臺后它們之間的矛盾和分歧有所擴大,這為我國開展廣泛的國際科技合作提供了機會,我們可以利用“瓦森納協定”成員國之間圍繞軍民兩用技術如何界定的分歧,或者成員國政府的政治考慮與該國民間企業追求利潤考慮的差異,或者成員國中央與地方間的技術轉移政策差異(例如針對特朗普政府圍堵中國科技發展的錯誤政策,美國一些州的官員認為“修橋遠比豎起籬笆好”),或者中立國或中間商繞過“瓦森納協定”的有關規定等,通過各種渠道繼續從發達國家獲取先進技術。

        此外,還要善于開拓科技成果的應用市場,在國內和世界各地積極尋找應用科技成果的機會。

      作者簡介

      姓名:馮昭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1.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