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教育學 >> 普通教育學
      王帆 等:“在線學習”品質比較實證研究
      2019年08月05日 11:04 來源:《電化教育研究》2018年第12期 作者:王帆 王珣 等 字號
      關鍵詞:組織形態;在線學習品質

      內容摘要:“在線學習”發生發展實質上是在一定的組織形態下運作的,脫離了這個基礎,多數有明確目標的“在線學習”品質難以保障。

      關鍵詞:組織形態;在線學習品質

      作者簡介:

        原標題:不同組織形態下“在線學習”品質比較實證研究

        作者簡介:王帆(1976-),女,江蘇徐州人,江蘇師范大學智慧教育學院教授,博士,主要從事社會化學習理論與實踐研究,E-mail:841239123@qq.com;王珣、祁晨詩、王燁,江蘇師范大學智慧教育學院(江蘇徐州221116)。

        內容提要:“在線學習”發生發展實質上是在一定的組織形態下運作的,脫離了這個基礎,多數有明確目標的“在線學習”品質難以保障。本文以成熟的在線學習課程“泰州師說”為實驗場,選取D、H、F三所水平相當學校中的在線學習者為實驗對象,分別在全組織、半組織、無組織的三種由強到弱的管控狀態下學習,利用問卷量表、學習平臺、前后測試卷收集數據,并采用SPSS、Ucinet等軟件從組織層與個人層兩個層面分析反映學習品質的各種數據,發現依靠所謂“自組織”的單純自發性的“在線學習”效率是低下的,組織強度應在強弱之間找到適宜的結合點,強組織與弱組織交織并行更有利于提升在線學習的品質。

        關 鍵 詞:組織形態 在線學習品質 比較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教育學一般課題“社會性知識網絡的動力模型與質量評估”(課題編號:BCA170085)

        [中圖分類號]G434 [文獻標志碼]A

        DOI:10.13811/j.cnki.eer.2018.12.005

        一、教與學的組織形態是在線學習運行的基礎

        在線學習從誕生之初,人們就希望其能實現理想化的個性化支持,給予個體最大限度的自由,“何人(anyone)、何時(anytime)、何地(anyplace)”的3A縮寫幾乎成為了在線學習一種標簽,成了公理,在線就等同于3A。事實上,網絡應用于教育,僅是教育環境的變化,學習者在這個場域中需要相互作用重塑學習活動。只有在線學習行為與知覺自動化了,才能真正實現理想化學習活動[1]。教與學的組織形態要隨著這種改變而改變,而在此過程中,在線形式僅僅是“協助”學習環境重塑、功能實現的背景。其中在線學習組織形態就是核心的因素。

        隨著教育信息化環境的發展,以及在線教育資源的豐富性、開放性、智能性的提升,自組織學習形態被視為在線學習的基本模式。無論學習者處于何種層級。互聯網+時代使自組織的發展具備了更為親和的技術環境[2]。只要某個基于共同興趣、利益或目的組成的關聯性學習群體,具有一定的對內和對外功能,就有開放共享、自治自為的自組織特征[3]。應用自組織模式的在線學習,系統內部能夠自我演化或進化,不斷地從混沌走向有序。促使各類學習資源的利用率都達到了最高的程度,實現學習效率最大化[4]。這種自組織形態擴展到在線教學系統、學習環境、教學設計、學習模式各個方面,似乎成了在線學習的靈丹妙藥,仿佛一切模糊不清的黑箱都可用此概念去解析[5]。甚至形成了一種普遍性認知,互聯網天然地就能將散落在各處的學習者組織起來,他們能夠自我管理、自主學習,產生奇妙的效果,比如蘇伽特·米特拉著名的“墻中洞”(Hole in the Wall)兒童自主學習實驗,提出的“云學校”概念本質上就具有鮮明的自組織特征。這些觀點引發了很多討論[6]。

        實質上,自組織理論包含協同動力學、突變論、混沌等方法論,觀點繁雜,它在很多領域大顯身手,解釋了很多現象。但如果在線學習領域斷章取義地應用。或從字面上張冠李戴就會成為開展無效網絡教學、開發、設計、運行的借口。在線課程的“巨額投入、低效應用”也已成為痼疾,如何有效教與學。尤其是如何開展在線學習,課程組織者以何種方式組織教學成為迫在眉睫的事情[7]。

        二、實驗場域的選取

        2014年至2017年歷經了四個周期,江蘇師范大學與泰州教育局、泰州市中小學三方協同開發了教師培訓網絡課程“泰州師說”[8]。涵蓋“名師成長”“教學研究”“問題設計”“學情分析”等32個主題課程,每期推出8門課程,每門課程又分不同學段和課時供教師自由選擇,每期在線學習6~8周。泰州地區4.3萬名教師全部要求參加在線學習,總共涉及17.2萬人次,均以江蘇電教館教師“江蘇教師教育網”作為主要平臺,輔以問卷星作為考試平臺。在線學習者經過四年的磨煉,從心理與操作技能上均已適應在線學習方式,具備在線學習的能力,并且在網絡上自發形成了若干學習共同體[9]。

        四年來,“泰州師說”組織形式已經形成了很完備的形態,比如所有泰州教師的在線學習任務的安排與分配,全由泰州市教育局統一組織,按照學段分組學習相應視頻資源;學習過程則是以主題區進行學習意向的自由組合,構建相互討論的在線學習情境;在支架搭建中,主要是拋出問題支架,吸引學習者相互討論,生成群體智慧[10];在內容吸引上,設置專家答疑,并開設對未來期望探討的新話題,吸引學習者保持持續關注。

        總而言之,“泰州師說”在線課程無論是課程開發還是學習者都比較成熟和穩定,為樣本的選取提供了比較理想的場域,其結論應更具有推廣性。

        三、實驗設計與數據收取

        (一)實驗設計

        在2017年“泰州師說”運行中,共設立8門課程,分別是“名著導讀”“留守兒童的故事”“命題設計”“教學研究”“走班管理”“問題設計”“學習活動設計”“學情分析”。選取D校、H校、F校三所水平相當的小學作為實驗學校,在線課程組織形式上分成全組織、半組織和無組織三種方式,即每個學校層面對待學習過程、學習方式、學習時間的控制度是不同的,控制度由強到弱,即D校>H校>F校。三校背對背并不知曉參與了此次實驗,僅在開始學習之前上報各自的學習組織方案,課題組幫助修訂并督促執行。D小學必須線下集中觀看八門課程的視頻,線上討論而且必須明確分組,且要在QQ群中進行封閉式討論;H小學只需線下集中觀看四門課程的視頻,線上討論建議分組,討論可以在課程提供論壇或百度貼吧中進行;建議F校組織所有教師積極參與線下培訓,可分組,督促教師自行觀看課程視頻,討論可以在課程論壇或百度貼吧中進行,F校的要求與泰州其余的所有學校是一致的,主要聽從教育局的安排。

      作者簡介

      姓名:王帆 王珣 等 工作單位:江蘇師范大

      課題: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教育學一般課題“社會性知識網絡的動力模型與質量評估”(課題編號:BCA170085)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