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教育學 >> 學者論教育
      數字教科書沖擊傳統課堂不容忽視
      2019年08月06日 09:12 來源:《光明日報》2019年08月06日13版 作者:陳文新 字號
      關鍵詞:數字教科書;傳統課堂;課堂教學;師生關系;教學觀念

      內容摘要:近年來紙質教材的出版在整個圖書出版中的比重逐漸下降,而數字教科書憑借其豐富的教學資源與素材、新鮮的形式與便捷高效的功能以及符合年輕一代的學習方式和閱讀習慣,在教材市場的份額迅速攀升。

      關鍵詞:數字教科書;傳統課堂;課堂教學;師生關系;教學觀念

      作者簡介:

        傳統課堂教學活動,教師與學生在統一的教學環境中,教師教,學生學,活動具有穩定性。但是,隨著技術漸漸從邊緣走向中心,技術已經開始對核心的教學活動產生強大的影響。隨著各學校硬件IT設備的逐漸完善和師生對于電子設備的日漸熟悉,數字教科書迅速成為教學新寵。根據相關數據顯示,近年來紙質教材的出版在整個圖書出版中的比重逐漸下降,而數字教科書憑借其豐富的教學資源與素材、新鮮的形式與便捷高效的功能以及符合年輕一代的學習方式和閱讀習慣,在教材市場的份額迅速攀升。

        不得不承認,手機、iPad等多功能電子設備的廣泛使用正在深刻改變著傳統的閱讀習慣,也在推動著新技術下的教材改革。但是我們必須認識到數字教科書對教學活動的沖擊,對教學環境、教學手段與方法、師生關系、教學組織形式都有諸多影響。信息技術及媒介在為教育和教學活動提供便利和新鮮血液的同時,也讓我們承受著信息過量、選擇困擾、媒體依賴、信息污染、數字鴻溝、文化霸權、隱私泄露和知識產權等一系列的問題和挑戰。

        第一,對“師本”教學觀念的沖擊。數字化時代,教師在學會利用先進技術手段豐富課堂教學時,也要轉變教學觀念,將重心放在“引導”上,引導學生學會自主學習。信息化時代下,教學環境中的教師不再是單一的個體,他們還需要逐漸走向合作。學會學習,這也是對教師觀念上的挑戰。數字教科書時代,教師面對的挑戰是全方位的,它需要教師從世界觀到方法論實現一種根本的轉換和嚴峻痛苦的自我更新。

        第二,對“可控”教學環境的沖擊。傳統課堂上,教師對教學環境具有很強的控制力,但是現在,這種控制力在逐步縮小。隨著網絡信息技術的多樣化發展,基于“互聯網+手持終端”的移動教學模式被廣泛使用,使得教學手段更加智能化與虛擬化。當今世界,利用iPad或手機終端參與慕課、微課、公開課等課程學習的學習者與日俱增。學生可以在課程網絡資源庫中自由選擇自己喜歡和感興趣的課程,不受時空的限制,還可以在課程上進行討論。原有的班級授課制模式受到強烈的沖擊。

        第三,對“授—受”教學過程的沖擊。數字教科書的應用,使教師的教學方法轉向依托互聯網計算機,對學生進行線上線下的交互式教學活動。教師可以自己制作數字教材,也可以依據現有的教學軟件和程序在教學平臺上進行教學。教學過程中注重教法,但更注重學法,注意對學生自主學習能力的培養。教學過程中強調自主—合作—探究模式的貫徹執行,充分挖掘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的主觀能動性,強調學生主體的參與性。

        第四,對“以情感為紐帶”的傳統師生關系、生生關系產生沖擊。教學活動是人與人之間進行溝通交流的活動,最重要的關系就是師生與生生關系。數字化時代的教學需要教師對自己的角色、師生關系進行重新定位。數字教材的應用,教師不再是知識的唯一來源,教師在教學中變為引導者,以數字技術為支撐的教學活動,使原有“教師—教材—學生”的課堂組合變為了“教師—數字教材與設備—學生”,師生之間的溝通交流以設備為介質進行傳送,缺乏面對面的交流溝通,致使情感交流逐漸減少,導致師生之間的關系不再如以前那般親密,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對學生情感、態度與價值觀的影響力逐漸下降。傳統的課堂教學活動中,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交流除師生互動外,還有生生互動。雖然數字教科書帶來了強有力的溝通功能,學生可以通過即時的對話功能或留言功能與同學進行溝通,但是看似互動頻繁的背后隱藏的是漸行漸遠的同學關系。是技術破壞了聯系學生與教師之間的那根紐帶。學生對教師的依戀變為了學生與教師對技術的依戀。

        數字教科書也會對教學效率產生影響。傳統的課堂教學,教師對教學環境和教學進度進行把控,教師可以根據教學目標和課程設計,有計劃的開展教學。數字教材在研發過程中,著重依賴的是技術人員,但是這些技術人員對于教育本身的規律卻知之甚少,對于預先編排的教材程序和教學內容并不了解,因此在教學過程中的互動和交流就達不到理想的狀態,無法實現師生之間互動的無縫銜接。學生可能在學習過程中對某一個知識點不是很了解,或者有不同的想法,但是卻無法通過教材與教師進行溝通,影響學習效率。

        第五,數字教科書對傳統教學模式的沖擊也不容忽視。教學模式都是具有理論基礎的,而且教學模式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必須經過多次的教學實踐且符合教學實際情況。同時,教學模式具有相對穩定性,不能在短時間內進行較大的變動。數字教科書的應用,對現有穩定的教學模式產生了一定程度的沖擊。

        總的來看,數字教科書教學風險的基本特征表現為:

        一是教學風險具有依附性。風險并非獨立存在的,而是依附在教學活動之中,伴隨著教學活動的存在而存在,并不能脫離教學這項活動。這種教學風險的依附性存在于教學方法、教學組織形式、教學評價等方方面面。課堂上,教師為了充分的吸引學生,會竭盡所能地使課堂充滿趣味性的小視頻、富有挑戰性或獎勵性的游戲,充分吸引學生的學習興趣,激發他們的學習動機,同時也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學生對于知識的理解。但是,在應用數字教科書的過程中,教師也極易出現本末倒置的狀況,將教學的重點放在如何炫酷教學方法,而不是引導學生將關注點更多地放在知識的學習理解與應用之中。

        二是教學風險不可預知性。數字教科書的應用,教師權威性的減弱,使教師對教學過程的控制力下降,與之相匹配的學生對教學活動的控制力明顯上升。這使得教師與學生之間原本近距離的活動中間出現了無數個潛在的影響因子。例如教師在積極投入地進行網絡教學時,學生忽然會對一閃而過的鏈接產生興趣,從而將注意力引入鏈接所至的界面;又或者教學過程之中,教師在上課過程中,無法及時觀測到學生的即時反映,導致師生之間情感交流的逐漸弱化等,這些因子都會造成教學風險。

        教學與技術之間并非正負不相容,教學領域自引入技術之后,任何的教學活動都與技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教學過程中,教師通過數字教材,以圖文、音頻、視頻動畫等多種形式呈現教學內容,視聽結合的直觀性教學遠比單一的枯燥晦澀的講授效果好很多。教學活動中,數字教材的應用,使現代信息技術的輔助功能與教學活動緊密聯系,為實現數字化的課堂教學奠定了基礎,豐富教學資源、優化教學環境、提高學習效率、還能夠對教學反饋和評價進行客觀分析,能夠使教學質量更佳。因此,數字教材的使用應該秉持更好的服務教學,在保持彼此之間張力的同時,實現兩者之間更好的融合。

        (作者:陳文新,系首都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副院長)

      作者簡介

      姓名:陳文新 工作單位:首都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

      職務:副院長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