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考古學 >> 中國考古
      良渚:具有區域王權的早期國家
      2019年08月06日 08:5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韓建業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浙江余杭良渚遺址是中國第一個進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新石器時代(銅石并用時代)遺址,被視為中華文明五千年的實證,世界遺產委員會稱其為“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并存在社會分化和統一信仰體系的早期區域性國家”。考古學家嚴文明和張忠培都認為良渚已進入國家階段和文明社會。英國考古學家科林·倫福儒和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等稱之為“東亞最早的國家社會”。

        良渚文化確已進入文明社會

        文明是最廣泛的文化實體,指人類文化和社會發展的高級階段,國家的出現一般被視為進入文明社會的最重要標志。良渚遺址包括約30萬平方米的宮城、300萬平方米的內城、630萬平方米的外城,以及十數座高、低水壩等,規模之宏大前所未見。科林·倫福儒和劉斌認為,其水利工程的規模可能比埃及和蘇美爾的還要大,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王寧遠估計所有工程的總土方量在1000萬立方米以上。此外,制作大量珍貴玉、漆、象牙、陶器等所需的專業人工數量也很龐大。可見良渚有著非常強大的社會組織和動員能力,非國家無以為之。

        據北京大學趙輝估算,占地約1000平方千米的良渚大遺址群,當時應該有大約3000個村落,才能生產出供養良渚古城大約2萬人口所需的稻米。照此推算,數萬平方千米的整個良渚文化分布區,同時期聚落當數以萬計,人口或有百萬之眾,卻只有良渚古城這樣一個超級中心聚落和政治文化中心,城鄉分野明晰,統一程度頗高,儼然國家景象。

        張忠培將良渚墓葬分為四個等級:第一等級同時隨葬玉琮和玉鉞,推測墓主人生前既掌握神權又控制軍權,可稱“神王”,他們是良渚社會君臨天下的最高統治者;第二等級生前當掌握軍權,死后以玉鉞隨葬;第三等級當為生前具有行使軍事職能權力的兼職戰士,死后隨葬石鉞;第四等級當為普通農業勞動者,死后無石鉞隨葬。這顯示出當時存在明顯的階級分化和較為嚴格的禮制。良渚玉器上的完整神人獸面徽紋,基本僅見于反山、瑤山等最高級別大墓,稍低級別的墓葬只有簡化徽紋。趙輝認為,神人獸面紋代表了“良渚人心目中共同尊奉的地位最高,乃至唯一的神祇”,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方向明認為其是“維系良渚社會穩定的唯一標識”。高度統一、層級清楚的宗教崇拜當是維護良渚社會穩定統一和組織動員國力的強大武器,與“鉞”所象征的軍權互為表里。

        良渚的精致玉器、嵌玉漆器、刻紋象牙器和刻紋陶器,以及高質量木作,顯示貴族控制下的各類手工業技術已達很高水平,專業工匠的存在毋庸置疑。如北京大學秦嶺所說,良渚玉器生產的“標準化”和使用的制度化,超過中國新石器時代任何文化,非文明社會無以當之。此外,良渚陶器上面常見各種類似文字的符號,不少結體復雜,有的甚至數“字”成行,可能就是原始文字,這類原始文字當時可能多數寫在竹木絹帛之上,難以保存至今。所以,我們不能輕易斷言良渚為無文字的文明。

        即便按照西方學者最早提出的標準來判斷,距今5000年左右鼎盛時期的良渚社會,也與蘇美爾文明、埃及文明一樣,確已進入文明社會和早期國家階段。

        良渚古國具有區域王權

        如果擴大視野,會發現距今5000年以后,在黃河流域和長江中游地區,存在至少三個與鼎盛期良渚文化同時且站在文明社會門檻的文化,那就是大汶口文化、屈家嶺文化和仰韶文化,這幾個文化也都有古城、大墓和“宮殿式”房屋。只是這三個文化各自內部并不統一,不像良渚文化有著唯一中心,而且物質文化的發展水平也不及良渚文化。當然,四個文化之間還存在文明模式上的差異。比如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和大汶口文化都注重俗世和祖先崇拜,強調社會秩序,但大汶口文化的貧富差別更加明顯;長江流域的良渚文化和屈家嶺文化宗教色彩濃厚,貧富分化明顯,但良渚文化的社會秩序比屈家嶺文化要嚴整許多。文明模式的不同也會影響我們對文明水平高低的判斷。

        雖然大汶口文化、屈家嶺文化和仰韶文化的文明化程度稍遜于良渚文化,但其實力和良渚文化不相伯仲,它們之間相互交流和對外影響的幅度更非良渚文化可比。比如大汶口文化的尊、杯等因素向西可遠達關中地區,屈家嶺文化的斜腹杯等因素向北可傳至晉南地區,仰韶文化的藍紋等因素則東達海岱、南抵江漢。甚至良渚文明的衰亡也可能與距今4300年以后造律臺文化的南下有些關系。比較而言,富足而自信的良渚文化似乎頗為“內向”,良渚古城的統治者主要在良渚文化范圍內實行統治,與黃河流域、長江中游地區諸文化呈現出互相對峙、分庭抗禮的態勢,而且彼此交流有限。如果和其他早期文明相比較,蘇美爾文明各城邦統治范圍狹小,被視為一個個具有小王權的“城邦國家”;埃及早王朝已經對上、下埃及廣大地區實行統治;二里頭早期國家(晚期夏王朝)對多元一體的早期中國大部地區實行統治。埃及早王朝和二里頭早期國家都被認為是具有大王權的“廣幅國家”或“廣域王權國家”。良渚古國的統治范圍比蘇美爾各城邦大,但比埃及和二里頭早期國家卻小許多,稱之為“區域王權國家”,或許更加合適。

        蘇秉琦曾提出古代中國文明演進的“古國、方國、帝國”三大階段的方案,嚴文明和王震中分別將之修正為“古國、王國、帝國”和“邦國、王國、帝國”三大階段。從早期中國文化圈整體來看,良渚早期國家作為“區域王權國家”,僅相當于第一個“古國”或“邦國”階段,二里頭文化以后才進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王國”階段。

      作者簡介

      姓名:韓建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