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跨學科
      儒家與教育
      2019年08月02日 19:27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夏海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儒家是中國教育的開山祖師,其篳路藍縷之功永垂史冊。按照馮友蘭的研究,孔子是中國歷史上創辦私學第一人,打破了學在官府的藩籬,為平民子弟爭取了受教育的權利。孟子“乃所愿,則學孔子也”,第一次明確提出了教育的概念,還把教育視為君子“三樂”之一,“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孔子和孟子都有著豐富的教育經驗,孔子是“弟子三千,賢人七十二”;孟子是“后車數十乘,從者數百人,以傳食于諸侯”。在深厚實踐的基礎上,孔子和孟子形成了系統而完整的教育思想,對于中華民族及其文化教育事業發展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教育是政治統治的重要內容。古今中外,教育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整個社會系統的有機組成部分。孔子不是單純地就教育論教育,而是從社會政治經濟的視野中看待教育,認為教育是治國安邦的必要環節,“子適衛,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孟子總結歷史經驗,認為教育是政治統治的重要內容,夏商周都“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人倫明于上,小民親于下”。孟子特別重視教育與經濟的關系,認為只有經濟發展,老百姓衣食無虞,才能搞好教育工作,他甚至認為,教育是最好的政治,“仁言不如仁聲之入人深也,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愛之。善政得民財,善教得民心”。

        有教無類是教育的價值取向。遠古時期,由于生產力水平低下,不可能有更多的剩余產品來供養教育文化事業,教育只能為王公貴族所壟斷,平民子弟沒有機會入學接受教育。具體表現為圖書典籍藏于宮廷之中,平民沒有條件閱讀;學校設在宮廷和官府,平民子弟不可能進入學習;以吏為師、學宦不分,為貴族弟子專享教育權利提供了制度保證。春秋戰國時期,一方面,生產力有了一定程度的發展,能夠提供更多的剩余產品以發展教育文化事業;另一方面,禮崩樂壞,以致“天子失官,學在四夷”,私人辦學有生長發展的空間和可能。孔子順應歷史潮流,響亮地提出了“有教無類”的口號,即不分貧賤富貴,不分南北東西,不分年齡大小,任何人都有進入學校讀書的權利。這就從思想觀念上沖決了王公貴族壟斷教育的堤壩,為平民子弟爭得了受教育的權利,進而成為中華文明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創舉。孔子一生都很謙遜,從不承認自己是圣人或仁者,“若圣與仁,則吾豈敢”;也感到自己沒有達到君子標準,“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但是,孔子對自己的教師職業和教書生涯,卻信心滿滿,多次自我贊賞,“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于我哉”,這從一個側面說明孔子對教育事業的熱愛和崇敬。在孔子那里,任何人只要交上十條干肉作為學費,就可以上學讀書和接受教育,“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因材施教是教育的主要方法。朱熹贊揚并概括了孔子的教學方法,“夫子教人,各因其材”。孔子沒有直接提出因材施教的概念,卻有著豐富的因材施教思想,“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孔子不僅提出了因材施教思想,而且還積極予以實踐,對于不同個性和智質的學生,采取不同的教育方法。《論語·先進》有著詳細的記載:“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諸!赤也惑,敢問。’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孟子則結合學生實際,具體化為五種因材施教的做法:“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時雨化之者,有成德者,有達財者,有答問者,有私淑艾者。此五者,君子之所以教也。”孟子還提出了“教亦多術”的概念,與因材施教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教亦多術矣,予不屑之教誨也者,是亦教誨之而已矣”。由此可見,孟子的因材施教做法不是五種,而是六種,這就是對于有的人不予教誨,也是因材施教。

        教書育人是教育必須堅持的原則。孔子認為,教育不僅要教書,而且要育人;不僅要傳授知識,而且要培育品行。換言之,學生不僅要學習知識,而且要學習做人。“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四教全面反映了孔子的教育內容,其中文是指知識、學問以及文章的文采、字句和條理,行、忠、信則是對道德品質的培育。四教中德行教育占了很大比例,說明孔子的教育是培養品行重于傳授知識,把育人放在比教書更重要的位置,“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余力,則以學文。”孔子認為,一個人學習知識是容易的,而學習做人則是困難的,“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孔子始終以一種憂患的心情看待教育尤其是道德教育,惟恐道德教育不能落到實處,以妨礙實現教書育人的目的,“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孟子更是強調育人的重要性,他的名言“人皆可以為堯舜”,道出了教育的核心內容,就是要把教育對象培養成像堯舜一樣做人做事。在孟子看來,教育雖然具有內外兩方面的功能,卻都是為了培育人的善性和道德品質。對外是教化和政治功能,教育人們“明人倫”,學習實踐社會倫理道德準則,“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對內則是要求人們培養和找回人的善性,“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之所以要“求其放心”,是因為人會受后天環境影響和各種利益誘惑,丟失人的善性和良心。孟子認為,在育人過程中,教師的作用至關重要。教師只有正己,才能正人;只有以身作則,才能教好學生,“有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

        掌握規律是教育取得成效的保證。孔子和孟子在豐富的教育實踐經驗基礎上,作出了許多關于教學內容和方法的論述。這些論述不乏名言警句,實質是教學規律的反映,至今仍然有著積極意義。《論語》強調教育要注重培養學習興趣,“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要有誠實的態度,“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要勤奮向學,“葉公問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要溫故知新,“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弟子子夏也說:“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要學思結合,“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要啟發教育,“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而不可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要盡己所能,“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要虛心向別人學習,“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孟子則要求專心致志,不能一曝十寒,分別舉了兩個例子給予說明,一個是下棋的例子,“今夫弈之為數,小數也,不專心致志,則不得也”;另一個是植物生長的例子,“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要求博之以恒,孟子認為,學習就像挖井,一定要挖到泉水才停止。要求循序漸進,孟子指出:“源泉混混,不舍晝夜,盈科而后進,放乎四海。”尤其要求教師應真學真懂,“以其昭昭,使人昭昭”,而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管仲曰:“一年之計,莫如樹谷;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身之計,莫如樹人。”教育永遠是一件大事情,不僅關乎過去、現在,而且關乎未來;不僅關乎個體成長,而且關乎社會進步和國家強大。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不重視教育。儒家特別是孔子孟子的教育思想猶如一座富礦,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值得不斷地學習研究和挖掘開采,為現代教育事業貢獻傳統智慧和力量。

      作者簡介

      姓名:夏海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