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跨學科
      “數字社會”運行狀態的四個特征
      2019年08月02日 19:32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李一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數字化、網絡化、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當代信息科技的快速發展和廣泛應用,孕育了“數字社會”這一特定的技術與社會建構及社會文化形態。數字技術進步和數字社會發展,成為當代人類社會變遷發展的一大重要特征,這一過程的展開有其內在必然性,是不可逆轉的。助推“數字社會”快速發展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等諸多動力因素使它顯現出不同于既往實體社會的架構和運行狀態。“數字社會”這一特定指稱,是“網絡社會”或“虛擬社會”一種更為形象化的表達。

        “數字社會”在其基本架構和整體運行上最為突出的一個特點就是它在數字化轉換的前提下,依托互聯網絡,從最具有基礎性意義的技術保障和運作機制層面,解決人們在社會生活中所必須要面對的一系列基本問題,得益于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的助推,建構起了活動平臺和通行路徑。“數字社會”和網絡生活在運行狀態上,顯現出以下四個方面的本質特征。

        跨域連接與全時共在。跨域連接首先解決的是普遍連接的問題。普遍連接既包括人與人之間的數字化連接,也包括智能設備與智能設備等物與物之間的數字化連接,還包括依托數字化而實現的人、物、智能設備相互之間的連接和貫通。與此同時,跨域連接進一步在普遍連接的基礎上,依托數字化所帶來的虛擬化的獨有便利,革命性地解決了跨越地域空間限制而實現有效連接的問題,從而真正實現了全球網絡一體化的互聯互通目標。在跨域連接而成的網絡世界里,任何一個具體的人、物或電腦、智能設備、服務器等,都作為數字化網絡上的“連接點”而存在。有了普遍連接和跨域連接這樣的基礎條件和技術支持作為保障,虛擬形態的網絡空間也就自然演變為一個行為空間,人們隨時隨地可以登錄網絡空間,介入網絡生活。登錄和介入以后,就可以全時共在了。

        行動自主與深入互動。數字社會、網絡時代和賽博空間,客觀上為作為社會生活之行為主體的人的行為活動自由,提供了極為便利的基礎條件。人們在網下的實體社會之外,有了網絡空間這一可以無限延展的行為活動場所。與此相應,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的便利,不僅實現了人類網絡行為活動的虛擬呈現,而且也能夠讓這些網絡行為活動在網絡空間里持續展開,人們彼此之間可以進行更為深入的交往互動。人們可以在網絡空間里聚集起來,圍繞共同關注或感興趣的社會議題、公共話題或具體事項,展開深入持久的交流討論和溝通互動。人們可以隨時加入或退出某一討論,但網絡空間里的交流互動卻是時時處處都在進行的。

        數據共享與資源整合。網絡世界貫通的是一個個的人、一臺臺的電腦和移動終端設備以及一個個的大型服務器和數據庫。在某種意義上講,網絡空間,其實就是一個信息數據不斷生成、存儲、流轉和分享的特定空間。信息數據的流通和共享,是其獨有的優勢所在。這樣的優勢,在整個人類文明進步的歷史上前所未有。而一旦網絡空間實現了人、電腦、服務器、智能設備、信息數據資源庫的連接和貫通,這也就意味著它把各類資源要素都吸納和集中在這個特定的平臺之中了,人們也就能夠最大限度地對各類資源要素進行整合利用,使其發揮出最大的效用。網絡空間的資源整合,可以跨越現實的地域空間界限來實現,可以方便快捷地完成資源要素的對接和組合,提升資源整合利用的有效性和時效性。

        智能操控與高效協作。機械化、自動化和智能化的實現,是科學技術進步帶給人類社會生活的“福利”。從根本上來講,人工智能就是基于數字化發展的時代背景,將數據信息獲取、數據運算處理和數據挖掘運用緊密結合起來,再依托特定設備而得以實現的“類人腦”運算處理和功能呈現過程。通過運用數字技術等當代信息技術手段,人們使用自身體力來直接操作生產工具的勞動方式,逐漸被使用自身腦力來間接操作生產工具的勞動方式所代替。一系列智能設備和自動控制設備,都能為人們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務。除了智能操控以外,數字時代的人們也可以享有高效協作的便利。因為,網絡世界既實現物的連接,更實現人的連接。技術或工具意義上的互聯網絡背后,隱含著的其實是社會與文化意義上的關聯狀態與關系網絡。與網絡空間里的資源整合相一致,人們依托于網絡空間這一平臺和場域,能夠在各個不同的工作與生活領域,達成彼此合作的目的。在數字社會和網絡生活的條件下,不僅人們彼此之間相互聯通的方式變了,整個社會生活當中的經濟運行、生產管理、價值創造、貿易往來、服務提供、教育培訓、文化創新、政治參與、社會交往、休閑娛樂等方方面面的生活內容、呈現方式和運作機制,也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作者簡介

      姓名:李一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