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民族學
      生計、家屋及節慶文化象征:江永勾藍瑤洗泥節變遷研究
      2019年08月06日 09:19 來源:《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作者:馮智明 秦煒棋 字號
      關鍵詞:生計;家屋;象征;勾藍瑤;洗泥節

      內容摘要:

      關鍵詞:生計;家屋;象征;勾藍瑤;洗泥節

      作者簡介:

        【摘要】作為文化象征系統的傳統節日是社會文化的集聚場域,理解其變遷過程,必須從探究地方生計方式、經濟結構與社會關系入手。勾藍瑤生計、家屋與節慶文化象征形成緊密的互構共生關系。洗泥節起源于稻作農耕及基于此的村寨——牛莊屋二分家屋居住模式;同時,生計轉型導致節日文化變遷,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稻作式微、牛莊屋棄用影響了洗泥節集體活動的中止;而21世紀以來的傳統文化復興風潮和旅游新業態促進了洗泥節的復興與文化象征重構。經過有選擇性地對“可參觀性”項目的主題化整合與符號化展示,節日遺產由內部資源轉化為公共商品,被賦予多重當代價值。

        【關鍵詞】生計;家屋;象征;勾藍瑤;洗泥節

        【作者簡介】馮智明,土家族,重慶酉陽人,博士,廣西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瑤族文化研究;秦煒棋,壯族,廣西桂林人,百色學院博物館副館長、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文化遺產保護。

        一、問題的提出

        生態環境、生計方式對于一個群體社會文化的生成、運行和演變有著重要的影響。埃文斯·普理查德對努爾人的研究生動地展示了生態環境特征如何限定并影響社會關系,雨季和旱季的生態時間劃分、從村落到營地的遷徙生產生活方式,與裂變的社會政治制度形成結構性對應,指出“結構時間”是對表達社會制度中的人群關系和距離的“結構距離”的一種反映。作為社會文化集中體現場域的傳統節日既是“民眾年度時間生活的重要節點和崇宗敬祖、神靈崇拜的神圣性時間”,也是一個文化象征系統,承載著特定人群的生活方式和意義體系。傳統節日的發展變遷同樣與生計方式緊密相關,尤其是在當前人口流動、旅游新業態出現等背景下,呈現出節日文化轉型的全新時代表征。對于這一問題,學術界多從文化復興、文化重構、文化再造、鄉村振興等角度進行研究,如蕭放指出當代傳統節日的復興重建是傳統發明與文化再生的過程,在現代文明的全新環境中,其內在性質與外在形式的變化及調整是必然的選擇。張驍鳴提出“整體—結構—闡釋” 的符號學新框架分析傳統節日的符號價值及現代變遷,探討在現代社會經濟交往條件下,傳統節日將面臨怎樣的意義轉換。王廷信提出借助鄉村振興戰略建構包括節日文化藝術在內的中華優秀傳統藝術體系。李軍明等提出鄉村振興中文化重構的“整合—展示”與“吸納—融合”的動態演變、“文—人”一體的活態發展、“文化基因—文化事項—文化空間”的系統性保護路徑。但系統地探討生計、業態、社會結構與節日文化象征之間的關系及其演變仍有可拓展的空間。

        本文以湖南省永州市江永縣勾藍瑤寨為調查對象,從生計、家屋與節日文化象征的互構角度,探討勾藍瑤傳統農事節日“洗泥節”與稻作農耕和“逐田而居”二分居住模式的關系,以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公社化運動、改革開放、非遺化、旅游化背景下的變遷過程,揭示其文化重構方式與當代價值的轉換。

        二、江永勾藍瑤洗泥節的淵源與表征

        勾藍瑤是瑤族支系四大民瑤中的一支,分布于南嶺走廊都龐嶺的湘桂通道中,主要聚居在湖南永州江永縣蘭溪瑤族鄉勾藍瑤寨,距縣城37公里,與廣西賀州市富川瑤族自治縣、桂林市灌陽縣和恭城瑤族自治縣接壤。勾藍瑤寨為喀斯特峰林中的寬闊山間盆地,蘭溪河穿村而過,進入后有豁然開朗的自成一體之感。現轄上村、黃家和大興三寨,共485戶2113人,黃、何、歐陽、楊、蔣、周、李、雷、曹、田、顧、毛、蘇13個姓氏聚族而居,每個姓氏均有獨立的門樓和祠堂。勾藍瑤寨保留了明代的城墻、守夜屋、關廂、門樓四重軍事防御體系遺址,明清時期的紅磚青瓦古建筑群,大量寺廟遺址、碑刻,以及豐富的民族文化。

        (一)洗泥節的淵源和象征

        勾藍瑤傳統生計方式是稻作農耕,洗泥節是最隆重而歷史悠久的傳統農事節日。每年開春時節,勾藍瑤人灌水犁田、播種插秧;農歷五月春耕忙畢,大家把沾滿春泥的犁、耙、鋤頭等農具洗滌干凈,回到家中休整,制作豐盛的食物,準備豐富的娛樂節目,邀請親朋好友歡慶農歷五月十三洗泥節。洗泥節的淵源和象征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以稻作農事節律為中心的自然時間節點。勾藍瑤人二月春分后開耕,開始緊張的除草、松土、修田、灌水、播種、插秧等春耕工序。一季稻在七月收割,緊接著種二季稻,九、十月收割。有農諺云:“四月芒種慢慢種,五月芒種忙忙種。”即按照耕種經驗,要在芒種節氣前完成插秧,否則會影響稻谷的生長和收成,如果芒種逢五月,就會非常匆忙,之后進入平緩的田間管理階段。芒種一般不會晚于五月十三,因此洗泥節的時間選擇與芒種有關。又有俗語云:“插田上岸,功夫大半,牛補青食,人換新裝。”洗泥節是一個在完成繁忙春耕的時間轉換節點上的農事節日,節日食物“苦瓜釀”又有嘗新之意,具有“過渡儀式”的象征意義,是人們進行身心調劑、營養補給、文娛活動演練的村落休閑時間,體現了農耕社會張弛有度的社會時間安排。

        第二,基于特殊生計方式的村——牛莊屋二分居住空間結構。明代以前,勾藍瑤為倚山而居的未入籍之民。古調瑤村現存清同治十一年《四品頂戴署湖南省永州府永明正堂加五級記錄碑》碑刻載:“四瑤洪武九年歸化,封清溪、古調、扶靈、勾藍為四大民瑤,其所居為邑門戶者,鎮守湘粵隘口……”立于勾藍瑤寨總管廟前的道光二十九年《正堂示諭碑》亦載:“明洪武二十九年,因埠陵徭離隘三十余里,不便把守,奉上以斯地易之,號勾蘭,以守邊粵石盤、斑鳩兩隘,恩賜瑤產,承納瑤糧,量水開墾,報稅免丈,并蒙每年賞給花紅牛酒以獎辛勞……”朝廷恩賞勾藍瑤扼守要隘之功,田產廣闊一時,俗語云“勾藍瑤十八怪,種田種到十里外”。為了免去來回奔波,田邊的牛莊屋應運而生。牛莊屋為村民聯合建造的四合院落式兩層紅磚蓋瓦屋,分成二三十個不等的格間,每格為一戶人家所有,十平米左右。一樓設有生火煮飯的灶臺,放置農具、雜物,二樓架木梯而上,鋪設木板,供人居住;后面的隔間堆放柴火,設置牛欄。開春時節,寨里的所有男勞力都要整裝離寨,長住到牛莊屋干農活,直到五月春耕結束之后才撤離牛莊屋回寨;婦女們則留守寨中操持家小、喂養牲畜、習武弄拳保證瑤寨安全。舊時“一座牛莊屋一臺戲”,男人們白天干完農活,晚上便唱歌唱戲娛樂,熱鬧非凡。

        因此,獨特的牛莊屋生產生活空間催生了洗泥節慶和豐富的民族文化藝術。

        第三,祭祀游龍,保境平安,祈慶豐收。村寨集體祭祀是洗泥節的重要內容,具有調節宇宙秩序和整合家族秩序的功能。洗泥節當天一早,各家族派代表組織村寨祭祀游龍儀式,繞村寨一周,重點為拜城墻和門樓,二者均為駐守關隘而構筑的村寨軍事防御體系。拜城墻時延請“建筑神仙”張良、魯班先師,祈求保佑城墻堅固,防御體系固若金湯;拜門樓則是祈愿各家族興旺平安。由此,結合勾藍瑤的軍事遺跡、尚武風氣,洗泥節還有在男性久離村寨勞作后回歸的節點上祈求合境平安、凝聚家族力量的象征意涵。

        (二)洗泥節的傳統表征

        傳統的洗泥節持續3~7天不等,男女老幼新裝打扮,整個勾藍瑤寨張燈結彩、賓朋滿座、鑼鼓喧天,熱鬧程度堪比春節。節日的重頭戲是第一天的村寨巡游儀式活動,由師公領頭,由舞龍舞獅隊、吹笙打鼓隊、武術隊、民樂隊(鑼鼓、號角、嗩吶)等組成的巡游隊伍繞勾藍瑤寨三個村落一圈,進行隆重的拜城墻、門樓、祠堂、廟宇、涼亭、長壽長者儀式。城墻、家族門樓是祭祀重點,從祭拜如今為寨門的下關大城墻開始,祭桌上擺放雞、豬頭、羊頭、鯉魚各一,一壺酒,蘋果若干,師公念祭文請神祭拜,然后給舞龍的13個隊員各敬三杯酒(敬天、地、祖先)后開始巡游。請神由建造神靈張良和魯班開始,需請完各路神靈先祖,如拜城墻部分祭文為:“先請得張良魯班先師,仙庵普庵先師。六十八廟各神,天上玉皇大帝風雷雨電神龍,地下冥府幽靈,山水土地功烈,啟郊功德元帥,解厄祖本宗師,各神到此受供,共扶太平世界。某年某歲五月十三日某時在大城墻下設立香案……三百六十感應天尊,陰陽會上,親身降臨,千百家門行香火,萬神齊集顯靈……”

        從第二天開始是寨里的戲班唱戲(桂劇、祁陽梆子),青年男女對歌,武術和雜技表演等。除了文藝活動,家家戶戶殺雞宰鴨,做粽子和各式糯米粑宴客,客人多為外嫁女家庭和周邊親朋。必備節日佳肴是“苦瓜釀”,將苦瓜切成小段掏空,中間釀入豬肉、糯米、豆腐揉成的釀心,有嘗新和五月清涼解毒之意味。總之,洗泥節基于勾藍瑤的遷徙定居歷史、稻作農耕生計方式、村寨居住模式和社會結構,是集休閑、祭祀、慶賀為一體的社會時間,集中展現神明信仰、宗族組織、民間文藝、飲食文化的文化空間,以及村際交往、文化交流的重要場合。

      作者簡介

      姓名:馮智明 秦煒棋 工作單位:廣西師范大學文學院 百色學院博物館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