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社會學
      以“公共性”為基礎條件的城市社區體制:一個實地研究
      2019年08月02日 09:28 來源:《蘭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4期 作者:李懷 張華 字號
      關鍵詞:城市社區/社區體制/社區建設/社區公共性/社區治理;

      內容摘要:

      關鍵詞:城市社區/社區體制/社區建設/社區公共性/社區治理;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21世紀以來,隨著社會結構的全面轉型,勞動力市場化、人口城市化、住房商品化和單位制解體等因素加速了城市基層社會的異質化,威脅了社區整合和社區發展,因此,建構以“公共性”為基礎條件的社區體制成為社區有效治理的關鍵。具體來說,社區公共性主要指的是,以實現社區公共利益目標的公平正義為價值,以參與社區建設的多元主體圍繞公共物品配置的交往協商機制為實體,以累積社區多元主體之間共享的信任、互惠和合作等的社區社會資本為資產的特定制度安排。以“公共性”為基礎條件的社區體制是社區建設的制度“內核”,厘清各個社區主體在參與社區建設的權責清單,建構社區主體之間的交往協商機制,營造討論社區公共事務的議事平臺,找準社區存在的公共利益需求,社區主體從各自的結構功能中完成公共服務的有效供給,累積社區社會資本和社區公共價值,是把城市社區建設成為一個和諧有序的“社會生活共同體”的基礎條件。

        關 鍵 詞:城市社區/社區體制/社區建設/社區公共性/社區治理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15ZDA046);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10BSH047)。

        作者簡介:李懷(1970- ),男,甘肅環縣人,西北師范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管理學院,博士,教授,中山大學城市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從事城市社會學、組織社會學研究,甘肅 蘭州 730070;張華,西北師范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管理學院,甘肅 蘭州 730070

        一、問題的提出

        “社會建設”是新時代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來統籌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在基層,“社會建設”常常被理解為如何建設好社區這個基本問題。建設好社區首先需要一個好的“社區體制”,所謂“社區體制”是指圍繞公共產品配置的公平正義而形成的一系列制度安排,在政治、經濟、社會相對分離的背景下,“社區體制”的建構應當遵循社區這個“社會”自身的目標以及與之相應的運行邏輯[1]。

        社區是聯結國家和社會的“最后一公里”。國家關于“社會建設”的基礎制度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2]《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也明確提出:“城鄉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本單元,完善城鄉社區治理體制,努力把城鄉社區建設成為和諧有序、綠色文明、創新包容、共建共享的幸福家園。”[3]這表明,建設好社會基本單元的“社區”,是建設好“社會”的基礎。在城市,社區是指以居委會轄區為范圍的地域社會,是中國城市管理的最小行政單位。嚴格來講,城市社區是一個基層“政區”的含義,而非社會學意義上的“社會共同體”。城市社區是由聚居在一定地理區域內的人所組成的社會單元,其基本特征是:一定的區域范圍,一定數量的人口,受一定“政區”(如街道辦)管理,社區居民之間享有一定的共同利益并結成一定的社會交往關系。社區既是城市社會的一個基本單元,構成了城市社會的基礎社會結構和基礎社會秩序,又是一個國家與社會交互投影,并由不同主體互構的治理單元。

        21世紀以來,隨著社會結構的全面轉型,勞動力市場化、人口城市化、住房商品化和單位制解體等因素,加速了城市基層社會的異質化。具體而言,社區居民的異質化主要表現在:業緣關系異質化(職業分化突出)、地緣關系異質化(絕大部分社區居民不再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也并非來自同一地方)、教育異質化(教育水平、專業差別高度分化)、收入異質化(獲取收入的方式不同、收入水平存在差距)、消費異質化(消費趨向多元化)和鄰里關系異質化(人類“同質交往”的“本性”受到了挑戰,導致鄰里交往的表面化)[4]。

        如此,城市社區不再是過去建立在“單位制”基礎之上的一個熟人社會,傳統社區的公共價值、公共精神與公共文化被社區人口異質化過程碎片化和個體化了,使原來的單位共同體蛻變為名存實亡的松散里弄,導致社區秩序、社區紐帶、社區關系和社區公共精神出現了“大分裂”,從而威脅了社區認同、社區整合和城市社會秩序的穩定與發展。

        本文的中心問題是,基于城市社會的快速異質化狀況,如何建構一個以“公共性”為基礎條件的社區體制成為社區有效治理的關鍵。第一,將依據實地調查資料,分析隨著城市社會的異質化,國家關于城市社區建設或治理的制度也隨之更加完善,但城市社區卻為何沒有成為讓居民滿意的“社會生活共同體”;第二,探討“社區制”背景下參與城市社區建設的各個主體之間的權責清單和體制機制;第三,以當前社區體制的內在張力出發,建構一個以實現社區公共利益為目標的公平正義為“價值”,以參與社區建設的多元主體之間的交往協商機制為“實體”,以累積社區社會資本為“資產”的“公共性”為基礎條件的社區體制。

      作者簡介

      姓名:李懷 張華 工作單位:西北師范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管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