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文聯
      結構主義文論回望與再探
      2019年08月05日 10:06 來源:《文藝理論研究》(滬)2018年第5期 作者:周啟超 字號
      關鍵詞:結構主義;范式;理論旅行;比較詩學

      內容摘要:“結構主義”之真正跨語言跨學科跨文化的理論之旅,是當代文論與比較詩學研究的一個基本課題。

      關鍵詞:結構主義;范式;理論旅行;比較詩學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周啟超,博士,浙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主要從事現代斯拉夫文論研究,通訊地址:浙江省杭州市天目山路148號浙江大學西溪校區人文學院中文系。

          關鍵詞:結構主義;范式;理論旅行;比較詩學;再探

        內容提要:“結構主義”之真正跨語言跨學科跨文化的理論之旅,是當代文論與比較詩學研究的一個基本課題。在不少人心目中,“結構主義”是一種學派,一種思潮。羅蘭·巴爾特卻不以為然。在這位法國結構主義主將看來,結構主義是一種建構性活動。不少人認為,“結構主義”是一種理論,一種方法。揚·穆卡若夫斯基卻不以為然。以這位捷克結構主義首領之見,結構主義是一種認識論立場。在我們看來,結構主義不僅僅是一種建構性活動,也不僅僅是一種認識論立場,更是一種思想范式。結構主義文論參與了20世紀“詩學范式”的建構。正是“詩學范式”“闡釋學范式”“現象學范式”“社會學范式”這四大范式彼此之間的對話與互動、對立與交鋒,孕育了流派林立、學說紛呈的20世紀世界文論。看來,只有經由對結構主義文論這一思想范式的深度開采,才能直面原本就是多形態的結構主義文論,才能進入對結構主義文論的多面觀,才能超越流行經年但確乎是被我們簡化了的粗放式的“結構主義如是觀”。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現代斯拉夫文論經典漢譯與大家名說研究”[項目編號:17ZDA282]中期成果。

        

        20世紀被人們稱為“批評的世紀”。在這個眾聲喧嘩的“批評的世紀”,世界文論的舞臺上“主義”紛呈,流派林立。經過漫漫幾十年的發展演變,結構主義之真正跨語言跨學科跨文化的理論旅行,別的“主義”實難以與之比肩。即便是告別了“結構主義”的“后結構主義”,也是以對“結構主義”的反思、反叛、揚棄為起點。我們已經看到,學界在梳理在繪制“結構主義”的發育譜系、發展版圖而書寫《結構主義史》;我們即將看到,學界在清理在考察“結構主義”的理念、概念、術語、話語、流派、陣地而編撰《結構主義百科全書》。國際文論界的最新動態表明,即便是在“后結構主義”之后的新世紀,“結構主義”之真正跨語言跨學科跨文化的理論旅行,依然是當代文論與比較詩學研究的一個基本論題。近年來在英國謝菲爾德大學(2015年)、意大利米蘭大學(2015年)、中國廣州外語外貿大學(2016年)、捷克科學院(2018年)相繼舉辦的幾個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結構主義”均被納入大會議題。今年7月在布拉格舉行的“中歐文學理論的世界影響”國際學術研討會,其主題就是“馬克思主義、結構主義與現象學”的理論旅行。看來,“結構主義”并不像有些人以為的那樣在現如今已經是一個有些陳舊的話題,而是一個我們既熟悉又陌生、若明若暗的“主義”,一個需要給予冷靜的歷史回溯與多維的理論反思的“主義”,一個需要回望、有待再探也有可能深度開采而得以重構的“主義”。

        “結構主義”究竟是什么?

        這是一種學派。這是一種思潮。這是批評界不少學者所認同的結構主義如是觀。

        然而,曾經是法國結構主義主將的羅蘭·巴爾特對這一定位卻不以為然。在巴爾特看來,結構主義并不是一個學派,也不是一個運動,而是一種活動。巴爾特1963年發表的一篇文章的題目就是“結構主義作為一種活動”。

        這樣我們就能明白為什么必須說結構主義活動:創作或思考在此處并不是重現世界的“印象”(impression),而是真的制作一個世界,它與原來的世界很相似,不是為了復制,而是為了使它可以理解。因此人們可以說結構主義從本質上說是一種摹仿活動,這也就是為什么,嚴格地說,在知識的結構主義和文學或一般的藝術之間并沒有任何技術上的差別:它們兩者都是摹仿,不是在內容上的模擬(就像在現實主義藝術中所做的),而是在功能上的模擬(列維-施特勞斯稱之為同形[homologie])。當特魯別茨柯依(Troubetskoy)把語音客體作為語言變化系統建立起來的時候,當普羅普通過將他事先拆解的斯拉夫民間故事的結構化而建構起一個民間故事時,當克勞德·列維-施特勞斯發現圖騰的想象形象有同形的功能時,當J.-P.里夏爾(Richard)把馬拉美的一首詩分為特征明顯的震顫節奏時[……]這是把一些成分以及這些成分連接起來,加以調整形成的表達。[……]于是與分析模式或創作模式之間的關系就決定了結構主義以不同的方式存在。人們重建客體是為了呈現功能,可以說,是路徑造就作品;這就是為什么應當說結構主義活動,而不是結構主義作品。(200—201)①

        結構主義究竟是什么?

        這是一種理論。這是一種方法。這是文論界不少學者所建構的結構主義如是觀。

        然而,曾經是布拉格結構主義首領的揚·穆卡若夫斯基對這一定位卻不以為然。以穆卡若夫斯基之見,結構主義不是“理論”:“理論”通常是作為固定的知識體系而呈現的;結構主義也不是“方法”:方法一般被視為同一化的運作機制。結構主義是一種“認識論立場”:它既獨立于“理論”又獨立于“方法”。1940年,穆卡若夫斯基在《美學與文學學中的結構主義》一文里強調:

        源自科學與哲學持續的相互聯系,并在這種聯系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科學觀點,即結構主義。我們講“觀點”,是為回避“理論”或“方法”這些術語。“理論”意指穩固的知識集合,“方法”同樣意味著工作準則完整且不容更改的集合。結構主義既非前者,也非后者——它是一種認識論立場,從中自然會得出某種工作準則乃至某種認識。(184)

        [……]作為意義的統一體,結構比單純疊加的整體要大得多,這類整體是由各部分簡單相加所產生的。結構的整體包含自身的每一個部分,與此相反,這每一個部分剛好符合這一整體,而非其他整體。結構的另一個本質屬性是它的能量特征和動態特征。結構的能量性在于,每一個單一要素在共同統一體中都具有一定功能,這一功能使要素位列結構的整體當中,將其捆縛到整體之上;結構整體的動態性則為,這些單一功能及其相互關系,由于持續的變化,構成自身能量特性的基礎。作為整體的結構處于持續的運動之中,因此區別于因變化而遭到破壞的疊加的整體。(185)

      作者簡介

      姓名:周啟超 工作單位:浙江大學人文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