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文聯
      論文學與道德的邏輯關聯
      2019年08月06日 08:57 來源:《江蘇社會科學》(南京)2018年第6期 作者:范淵凱 史瑩 字號
      關鍵詞:文學;道德內涵;文學倫理;邏輯關聯

      內容摘要:近年來,道德在文學活動中的實踐應用逐漸成為了一個新興的研究方向,不少理論成果開始強調從倫理學的立場出發解讀、分析文學作品和文學現象。

      關鍵詞:文學;道德內涵;文學倫理;邏輯關聯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范淵凱,南京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史瑩,南京師范大學音樂學院講師。

        關鍵詞:文學;道德內涵;文學倫理;邏輯關聯

        內容提要:近年來,道德在文學活動中的實踐應用逐漸成為了一個新興的研究方向,不少理論成果開始強調從倫理學的立場出發解讀、分析文學作品和文學現象,但目前對兩者邏輯關聯等問題的研究較為匱乏。論者以文學的起源、生產、傳播、接受為研究對象,論述了道德內生于文學活動之中且與審美共同構成了文學價值,在文學創作、傳播、接受等過程中進行應然狀態的維系,產生了一定的依附性,并分析了兩者邏輯關聯在文學生產與文學接收兩端的實踐與應用。

       

        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入新時代,黨和國家對于文學的創作導向、價值觀念、時代精神等問題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社會主義文藝是人民的文藝,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進行無愧于時代的文藝創造。”①這段講話內容既表明了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中文學的重要作用,也為新時代中國文學的發展方向規劃出一個深刻的倫理命題。文學作品的道德內涵、文學活動的規范準則、道德對文學評價及文學發展的作用等問題引起了學界的廣泛關注,一門新興的學科——“文學倫理學”呼之欲出。本文試圖廓清文學與道德的邏輯關聯,闡明兩者的相互依存關系,以期為文學倫理研究體系的完善提供理論依據。本文所涉及的道德概念,并非狹義地指文學活動所應履行的規范,而是指文學活動中各種倫理關系的一種應然的狀態,是指文學本身所應該實踐的一種規律。

        一、問題的緣由及其意義

        文學,作為一種用文字語言反映客觀世界和社會心理的學科,從誕生之初便與道德息息相關。麥金泰爾認為,“社會的這些變化(指“善”的前哲學向哲學的轉化,引者注)都反映在荷馬時期的作家經過神譜時期的文本到智者學派的過渡時期的希臘文學中。”②古希臘時期,智者學派將傳授修辭學作為他們的德性。亞里士多德的《尼克馬可倫理學》與他的文藝著作《詩學》《修辭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瑪莎·努斯鮑姆的《詩性正義》、阿蘭·布魯斯的《莎士比亞筆下的愛和友誼》等著作都對文學活動中的應然之規范進行了探討。1961年美國學者韋恩·布斯的《小說修辭學》出版,提出“今天的大多數小說家——至少那些用英語寫作的都已感到藝術與道德之間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③。

        文學與道德之關系探索在我國亦是源遠流長。“早在春秋時期,孔子在闡發其文學觀念時,已首次將文學與道德緊密聯系起來,將德行、言語、政事、文學列為孔門四科。”④孔子所言之文學與現今的概念固然不同,帶有“文治教化”之意,但他始終將德行作為四科之本,體現出重德重行的文學觀念。唐代韓愈既堅持了“修身治國平天下”的儒家“道統”思想,也闡發了“詩書易春秋”的“文統”理論,提出了“不平則鳴”的文道交融的文學倫理主張,既強調文學的情感訴求,也強調文學的教化功用。宋儒在其思想上加以推進,周敦頤沿用了道統理論,倡導“文以載道”,朱熹則進一步提出了“文道合一”。

        近年來,關于“文學倫理”的研究在文學理論界不斷深化,形成了“文學倫理批評”“敘事倫理”等研究方法。自2004年聶珍釗教授發表了“文學倫理學批評:文學批評方法新探索”的講話后,國內文學界展開了文學倫理學的實踐性研究。而從目前的研究現狀來看,過于注重道德之于文學批評的實踐運用而忽略了兩者邏輯關聯的研究,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文學倫理學的進一步發展。無論是文學倫理批評抑或敘事倫理等,“僅是遵循了一種從道德的立場解讀、分析和闡釋文學作品、研究作家以及與文學有關問題的研究方法”⑤。這種研究是屬于采用善惡分析或倫理關系來構造一種文學評價的方式,而非對于一門交叉學科的構建。

        目前國內的文學倫理研究呈現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趨勢:一是泛化道德的范疇,在研究中根據主觀理解組建倫理學名詞,延展出了一些在兩個學科間尚未形成共識的文學倫理概念;二是簡化道德的范疇,將道德簡單地理解為行為規范,從而認為文學倫理研究會限制文學的自由。而造成這一結果的關鍵原因,則是文學與倫理學之間的隔閡。因此,假如我們僅僅將道德作為一種文學實踐的工具,而不去尋求文學與道德的邏輯關聯及兩者內在結合的依據,促進文學倫理學一般理論的形成,那么文學倫理學學科知識的合理性就會受到質疑,從而喪失獨立性。當然,阻礙這一學科形成的另外一個因素,還在于文學界對于文學究竟應不應該講道德、是否應該有規范的質疑。

        二、文學與道德的邏輯關聯

        高爾基曾說,“文學即人學”。文學作品雖體裁眾多,但歸根結底是源于生活,始于社會。文學作為一門用語言文字反映社會生活的學科,它自覺不自覺地要關注道德、抒發道德和應用道德,任何一種體裁的文學作品終究會內生出一定的道德要求。文學的這種內生性道德也就是道德對于文學活動在某種程度上的規范維系和價值支撐。對于文學與道德的邏輯關聯,本文將從如下幾個方面進行論述:

        1.相互依存

        文學與道德的依存關系可以追溯至兩者的源頭。文學,作為一種用文字語言反映客觀世界和社會心理的學科,從誕生之初便與道德息息相關。可以說,人類道德訴求推動了文學的產生,而文學的產生也促進了道德的形成。馬克思認為,文學起源于人類勞動,“我們的出發點是從事實際活動的人,而且從他們的現實生活中還可以描繪出這一生活過程在意識形態上的反射和反響的發展。”⑥原始先民在集體勞動中為了協作交流、溝通情感,產生了最初的文字和語言。勞動產生了文學活動的需要,同時也產生了社會關系,形成了意識、情感以及“人為的規則”。

        一方面,道德作為一種“人為的規則”,正是以語言文字為載體而對社會群體產生影響。在道德運行過程中,個體自我道德品質的形成,離不開語言文學所進行的教化與傳播。另一方面,文學作為一種“語言文學的藝術”,它的形成必定包含一定的目的,而對于道德情感的抒發或對于道德思想的表達是文學產生的重要目的之一。人類起先用詩歌詠唱來抒發情感,不自覺地將自身道德情感與社會倫理融入文學創作之中。我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早在先秦之時已經開始用自然樸實的言語彰顯所在時代的社會倫理,飽含著道德之美。311篇詩歌中有如“無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詩經·大雅·文王》)的懷祖之德;有如“明明天子,令聞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國”(《詩經·大雅·江漢》)的為政之德;有如“維桑與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詩經·小雅·小弁》)的孝親之德;有如“德音莫違,及爾同死”(《詩經·國風·谷風》)的情愛之德。凡此種種,不勝枚舉。可見,在先秦時期,文學與道德的相互依存關系已經開始呈現,而文學正是對這種共存關系的實踐。

        2.共同創作

        關于文學創作的動機,理論界一直眾說紛紜,一般普遍認為情感是文學創作的動力之一。正如英國詩人華茲華斯曾說:“詩是強烈情感的自然流露。”⑦文學活動不僅是作者創作的表現活動,同時也是情感的表達活動,而情感的表達更多的是集中在道德情感層面。作者在創作之時總是通過修辭的手法自覺或不自覺地流露著對于社會或個人的心理體驗,包括愛慕、憎惡、同情等等。

        在創作過程中,作者通過敘事或抒情再現人類情感或人類生活,將自身的情感外化,喚起讀者的共鳴。作者始終以無形的手操控作品的情感層次、情節走向,無論是“隱含作者(implied author)”⑧還是敘述本體,在敘述或抒情過程中都反映著一定的作者的道德情感。受眾在接受文字信息的時候,內心的感官時刻接受著作者的牽引,作者內含在文字之中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也會對讀者的精神世界產生巨大影響。但另一方面,作者在用無形之手牽引讀者之時,其創作本身也受到了無形的牽引。正如林可夫所言,“不能以客觀反映論(生活——文章)或主觀表現論(意識——文章)替代辯證的‘客觀——主觀——客觀’的寫作轉化規律”⑨,作者創作時的情感流露是意識對社會存在的能動作用,是理性與非理性的統一,其情感體驗與評價的形成受到了深刻的社會道德的作用。作者從幼年時期便不斷接受人們對于行為的各種評價以及善惡的標準,這種認知影響了其個體道德的形成。因而,文學創作過程不僅僅是作者的主觀行為,道德以無形的力量形成了一定的創作秩序,參與了文學創作過程。

        這種共同創作的模式分為兩個層次:第一層次,社會道德在一定程度上對作者的個體道德構成影響,作者在創作中會不自覺地受到社會道德的牽制,在抒情或敘事中遵循著一些集體原則和流行風尚;第二層次,創作亦具有“自為”的一面,作者在意識創新驅動下展現了豐富的個人道德情感,通過文字傳播為受眾接納,其中符合時代精神與社會需求的成分又往往會成為社會道德的先導。

        另外,從宏觀層面而言,文學作品也是社會生活集中、典型、精當的再現。所以,文學作品一定會再現人們在生活中時刻關注的真、善、美,會刻畫人物的行為及其思想道德境界,會呈現復雜社會關系中的相處理念和原則等。也因此,文學作品再現生活一定將再現道德。

      作者簡介

      姓名:范淵凱 史瑩 工作單位:南京財經大學;南京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