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文聯
      人工智能之于文藝創作的適恰性問題
      2019年08月06日 09:44 來源:《社會科學戰線》2018年第11期 作者:歐陽友權 字號
      關鍵詞:人工智能;文藝創作;適恰性;文藝本性

      內容摘要:悄然而至的人工智能激發了人類的藝術想象,但我們對人工智能之于文藝創作的有效性應該保持一種審慎的質疑態度。

      關鍵詞:人工智能;文藝創作;適恰性;文藝本性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歐陽友權,中南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研究方向:網絡文學與新媒體文化。

        關鍵詞:人工智能;文藝創作;適恰性;文藝本性;歷史合法性

        內容提要:悄然而至的人工智能激發了人類的藝術想象,但我們對人工智能之于文藝創作的有效性應該保持一種審慎的質疑態度。人工智能藝術是人的,不是智能機器的,只有人才是智能機器的主宰,支撐人工智能藝術“創造力”的是人類千百年來審美經驗的積淀,是有意識、有目的的人的人文情懷和藝術智能在技術系統中達成的“本質力量的對象化”。人工智能“擬主體”的技術權力之于藝術創作有三個無以抵達的邊界,即創作動機的情感限度、藝術表達的想象力限度和作品效果的價值限度。這就需要我們對人工智能的藝術可能性有一個準確的判斷與科學的把握,在探尋智能技術對文藝創作的適恰性的同時,引導其回歸文藝本性,以確證其歷史的合法性。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16ZDA193)。

       

        當許多人還在為網絡文學的出現感到莫名驚詫之時,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縮寫為AI)藝術又悄然而至。盡管這一藝術才剛剛開始,但依托前沿技術的廣闊前景,足以使我們對這個藝術寧馨兒的可成長性與無限可能性抱以足夠的信心。不過在這一藝術真正到來之前,仍然有理由對人工智能之于文藝創作的適恰性與有效性限度持以審慎的質疑態度。

        一、未來已來:智能科技激發藝術想象

        “人工智能”的構想最早誕生于1956年美國的達特茅斯會議①,其本意是研發“會思考的機器”,以便用它來模仿人類學習,替代或拓展人的某些智能。這一讓人腦洞大開的設想迅速得到高新科技的回應,也為人類的文藝創作開啟了一扇“繆斯之門”——古希臘神話中的繆斯女神本身就是主司藝術與科學的,現代社會的人類是否也可以利用智能機器來寫詩、作畫、編故事、寫小說,以實現如福樓拜所預言的,藝術與科學“兩者在山麓分手,有朝一日在山頂重逢”②?計算機及其互聯網信息技術出現后,加快了科技與藝術“聯姻”的步伐,不斷把這一美妙的憧憬變成現實。自20世紀末葉開始,計算機網絡藝術、程序創作、智能機器人演藝等,便在世界范圍內興起,藝術愈來愈科學化、科學愈來愈藝術化,二者相互催生,由“技術的藝術化”帶動的“藝術的技術性”成為新智能藝術升級換代的重要引擎。特別是谷歌開發的“阿爾法狗”(AlphaGo)戰勝圍棋世界冠軍的事件被媒體發酵后,引起了“人工智能會不會超過人類”的倫理恐慌與焦慮。與此同時,未來學家則把人工智能作為互聯網之后導致人類社會變革的力量,“借助互聯網技術成為產業領軍者的科技公司,把無人駕駛、云計算、大數據等人工智能技術作為投資熱點,試圖延續1990年代互聯網所帶來的信息革命的神話,人工智能成為互聯網之后又一種創業成功學”③。

        在文藝創作領域,由于作品所蘊含的情感、個性、心靈奧秘、人文價值與風格化審美的獨一無二性,人們對人工智能的藝術創造力產生了比藝術創作本身更大的好奇與期待,并且正以不斷豐富的藝術創新實踐求證其之于藝術生產的可能性與歷史合法性。例如,1998年3月,由美國倫塞勒工學院塞爾默·布林斯喬德及其同事研制的一款名為“布魯特斯”(Brutus)1型的人工智能計算機系統,就擁有“敘述”和“組織故事”的能力,可以構思出令人驚駭的小說情節,創作出有關“欺騙”“邪惡”等與背叛有關的內容,并且把它們用400個字表達出來,據此寫出了頗具文學特點的電腦小說《背叛》④。在我國,1980年代就已出現可以作詩的電腦軟件⑤。遼寧省建設銀行一位工程師曾設計寫詩程序,發表由電腦創作的現代詩,如其中的一首《北方的思念》寫道:“雨巷盼望孤獨/故鄉的依稀揉白了/模糊的坐標/全是橡樹的風景,思念你/心的座/甚至去了/美麗的春色,重回/北方的思念。”⑥從情調、意象、氛圍和表意的完整性看,完全可以說它是一首不錯的現代詩。進入21世紀以來,不斷出現的“獵戶星免費詩歌自動制作機”“稻香老農作詩機”“寫詩軟件”“中國古代詩詞撰寫器”“詩詞快車”“詩歌超級助手”“520作詩機”,還有清華大學研發的寫詩機器人“薇薇”等,掀起了“讓詩人走開”“讓詩歌刊物關張”的“擬詩人化”寫詩浪潮。不過從實際效果看,相對于積淀深厚的文學傳統,時下的程序創作、機器寫詩還處于實驗或游戲階段,并未構成對“詩人寫詩”真正的沖擊,也沒有動搖人們對傳統詩歌的信心,畢竟,它們只能算作是人工智能的初級階段。

       

        在我國,人工智能真正進入大眾視野,繼而對文藝創作產生較大影響是近兩年的事。2016年以來,人臉識別、圖像識別、語音識別技術,以及專家系統和深度學習等“黑科技”的一系列關鍵技術研發的突飛猛進,為智能機器人與文藝創作的結合創造了更具適恰性的技術條件,人工智能開始深度介入文藝創作,開始在影視作品、游戲開發、詩詞創作、娛樂服務、主題樂園等領域嶄露頭角,不限于人工智能寫詩、寫小說,由機器人實施的譜曲、作畫、寫書法、演奏鋼琴,乃至讓機器人唱歌、主持節目、播報新聞等,都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不斷上演的技術“入侵”藝術、人工智能比肩藝術智能的“好戲”,不時挑戰著我們對人工智能藝術的想象力,它似乎清晰地告訴我們,創作文學藝術已經不再是人的專利,傳統的文藝創作連同創作的觀念似乎都應該“翻篇兒”了。譬如,2013年手機百度App推出了“為你寫詩”功能,用戶拍攝或上傳一張圖片,系統可以根據圖片內容自動生成一首四句的古詩,2016年又推出“為你寫詩”新版,可以讓用戶任意輸入題目后,系統便可自動生成古詩。2016年3月29日,在北京舉辦的張國榮誕辰60周年紀念活動上,百度語音團隊通過抓取張國榮全網音視頻數據,利用“情感語音合成技術”,合成出張國榮生前的聲音,實現與粉絲的“隔空對話”。日本節目《金SMA》曾利用全息投影技術“復活”了已經去世22年的鄧麗君,再現了她1986年在《日本作曲大賞》上演唱的名曲《我只在乎你》,讓在座的觀眾嘆為觀止。⑦

        備受關注的標志性事件是“微軟小冰”藝術智能機器人的出現。“微軟小冰”是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在2014年5月29日發布的一款人工智能伴侶虛擬機器人。該人工智能和以前的AI概念的不同在于,它基于微軟在2014年提出的“情感計算框架”,通過算法、云計算、大數據和深度神經網絡等技術的綜合運用,采用代際升級的方式,逐步形成向情商(EQ)方向發展的完整人工智能體系。讓機器人涉足人的情感,這對于“主情不主理”的文學藝術來說具有更大的適配性。小冰可以創作現代詩,能作詞作曲,可以跳舞、演唱、與人聊天,還能主持節目。短短幾年,這個機靈秀美的機器人使用多種語言,在全球擁有了超過1億的人類用戶,對話數據超過300億輪。小冰在文藝領域的“天分”更是讓人大開眼界:她曾用27個化名在各詩歌論壇和刊物上發表詩歌,小有影響后于2017年5月推出了原創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創作的詩集。此后,微軟推送它正式上線詩歌聯合創作產品,任何人均可使用微軟小冰來完成自己的詩歌創作。2017年3月31日,微軟小冰登上廣西衛視,與第三代劉三姐唐佩珠、東盟留學生、全球網友共同演唱壯族民歌《山歌好比春江水》,向世人展示了傳統與科技的互動融合。同年7月30日,中國首檔原創科技秀《我是未來》節目在湖南衛視播出,除了主持人張紹剛外,舞臺上還出現了一位全息虛擬主持人——微軟小冰。更有甚者,看圖微軟小冰作為《錢江晚報》的專欄記者,曾通過大數據撰寫專欄文章,竟然成功預測了多個全球重要事件的結果……⑧如此說來,人工智能真的來了。“讓詩人走開”“作家失業”“藝術不是人的專利”似乎已不是危言聳聽,而成了實實在在的現實,事實果真如此嗎?

        二、智能藝術:究竟是人的還是人工智能的?

        很顯然,如果你承認有意識、有目的的藝術創作是人類的專屬,那么任何與人有關的“智能藝術”都將是人的藝術,是“屬人”的智能藝術。故而人工智能的藝術創造當然也就是“人的智能”施之于藝術的創造,是人的智能的藝術創造力的技術性外化。從這個意義上說,智能藝術是人的而不是機器的,其知識產權應該屬于研制藝術智能機器的人,因為只有人才是智能機器的主宰,也是人工智能藝術的幕后推手,或曰是它的真正創作者,正如人工智能的那個“人工”(Artificial)一詞的本義,即人造的、人為的、非原產地的,甚至虛假的。有研究者就曾指出:“AlphaGo在圍棋領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以人類自古而有的棋譜作為標注的數據,以勝負作為最后的得失,所以每一步棋會通過基于深度學習的價值和策略網絡進行自我對弈計算最后勝算的概率……最古老的人類智力并沒有被超越,因為所有的招法都來自人類的設計,只是人類先天受制于計算和記憶能力,棋如其人。”⑨馬克思說過,“全部人類歷史的第一個前提無疑是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⑩,既然人工智能的前提是“人”,而人的活動包括藝術創造活動,都是有意識、有目的的活動;人的意識、人的目的是藝術創作的動機,當然也必將影響這種創作的結果。因而,從邏輯上說,人工智能如果擁有人的意識和人的目的,自然也就會創造出人類所需要的藝術。但問題在于,時下的人工智能有人的意識和目的么?從已有的人工智能藝術創作實踐看,這個回答是肯定的,至于“有”到什么程度和水平,那只是一個技術進步的問題。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無論人工智能擁有怎樣的人的意識和目的,都是人的智能的延伸或外化,而不是外在于人的。藝術的秘密在于人,人工智能藝術的尺度說到底是人的尺度。古希臘哲學家普羅泰格拉說,“人是萬物的尺度,是存在者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者不存在的尺度”(11)。尼采說“沒有什么是美的,只有人是美的”,并將其視為“美學的第一真理”,他提出,“歸根到底,人把自己映照在事物里,他又把一切反映他的形象的事物認作美的”。(12)馬克思以“人的本質力量的對象化”來表達類似的觀點,還曾用生動的形象揭示過人的創造力與意識能動性的道理:“蜘蛛的活動與織工的活動相似,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領使人間的許多建筑師感到慚愧。但是,最蹩腳的建筑師從一開始就比最靈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蠟建筑蜂房以前,已經在自己的頭腦中把它建成了。勞動過程結束時得到的結果,在這個過程開始時就已經在勞動者的表象中存在著,即已經觀念地存在著。他不僅使自然物發生形式變化,同時他還在自然物中實現自己的目的。”(13)較之于蜘蛛結網、蜜蜂建造蜂房這類只憑本能建造實用性生活“藝術品”的杰作,現代人工智能的藝術創造力不僅更加高效,也更為高明、復雜和神奇。更重要的是由現代科技“智能合約”達成的人機融合,最大限度地體現了人的意識和目的,其創造的藝術結果在一開始就“已經觀念地存在著”——存在于人的智能化的大腦中,并通過人工智能文藝產品“實現自己的目的”。

      作者簡介

      姓名:歐陽友權 工作單位:中南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