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文聯
      人工智能與文學創作的對接、滲透與比較
      2019年08月06日 09:48 來源:《社會科學戰線》2018年第11期 作者:黃鳴奮 字號
      關鍵詞:人工智能;文學創作;人為進化;符號人工智能;行為人工智能;社會人工智能

      內容摘要:人工智能與文學創作的對接、滲透與比較

      關鍵詞:人工智能;文學創作;人為進化;符號人工智能;行為人工智能;社會人工智能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黃鳴奮,廈門大學特聘教授、人文學院教授,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研究員,研究方向:新媒體藝術理論。

        關鍵詞:人工智能;文學創作;人為進化;符號人工智能;行為人工智能;社會人工智能

        內容提要:人工智能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先后形成了符號人工智能、行為人工智能和社會人工智能等形態。它們可以在系統的意義上與分別作為言語活動、情感表達和現實模仿的文學創作對接。目前,在實踐的意義上,人工智能正逐漸滲透到文學創作的社會層面、產品層面、運營層面,扮演原先由人類擔當的多種角色,因而給文學發展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在理論的意義上,人工智能所具備的人工性、類智性、似能性,可以和文學創作的文化性、創造性、作用性進行比較。它們之間的互動是人為進化的縮影。

       

        人工智能作為計算機科學的分支興起于20世紀中葉,它迅速成為科幻文藝的熱門話題,并逐漸進入工業生產、太空探索和社會管理等實際應用領域。盡管如此,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公眾覺得它離自己的現實生活相當遠。近年來,這種觀念由于智能網的普及、智能服務機器人的崛起、智能計算機在對弈中打敗人類頂尖棋手等重大事件而遭受到巨大沖擊。社會輿論轉而關注人工智能是否會在不遠的將來讓人們從許多行業下崗(包括讓作家失業),甚至將整個人類擠出歷史舞臺。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工智能與文學創作的關系成為文藝理論研究的重要議題。本文試圖闡述人工智能與文學創作系統對接的過程,分析人工智能在文學創作領域所扮演的角色,進而比較人工智能與文學創作各自的特性,對其未來加以展望。

        一、人工智能和文學創作的系統對接

        智能本身是一個相對模糊的概念。它可能側重于作為思維特征的智力,也可能側重于作為身體素質的能力,還可能側重于作為物種標志的意識。與上述三種不同理解相對應,人工智能形成了符號系統、行為系統和社會系統的分化。所謂“文學創作”至少包含三種可能的意義,即言語活動、情思表達和現實模仿。在第一種意義上,文學是指語言藝術,文學創作是通過言語活動所進行的創造;在第二種意義上,文學是指心理的體驗,文學創作是內在情思的外在表現;在第三種意義上,文學是指現實的寫照,文學創作是對社會生活的反映。基于上述認識,我們可以將人工智能與文學創作的關系區分為三個層面:一是作為符號系統的人工智能與作為言語活動的文學創作的關系;二是作為行為系統的人工智能和作為情思表達的文學創作的關系;三是作為社會系統的人工智能和作為現實模仿的文學創作的關系。

        1.符號人工智能與作為言語活動的文學創作對接

        至遲在20世紀中葉,科幻作家已經對人工智能進行了大膽的猜測,雖然還未使用這一術語。例如,1942年,美國作家海因萊恩在科幻小說《沃爾多》中描寫一個殘廢了的科學家建造機器人沃爾多以增強他有限的能力。在通電的情況下,沃爾多會創造動畫。美國作家馮內果的小說EPICAC(1950)設想由計算機代人寫情書。在這一過程中,它愛上了收信人帕特,后因這種愛無法獲得回報而自毀。大約與此同時,計算機科學家也在思考和人工智能相關的問題,例如,英國的圖靈寫了《計算機器與智能》一文,預見到計算機可以用來解決任何可計算的問題,并通過有關人機對話的設想啟發程序員將設計思路擴展到媒體領域(1950)。①1952年,英國計算機科學家斯特雷奇開發出情書生成器。它運行于費蘭蒂·馬克1號計算機,可以運用定義好的詞語和格式自動寫作情書。②

        作為計算機科學的人工智能是1956年正式出現的。該領域早期研究者對智慧來源的認識存在重大分歧。有些人認為智慧源于諸多獨立行為體之間的相互作用,因此致力于建構涌現模型;另一些人認為智慧源于形式化的規則,因此致力于建構信息處理模型。由于當時主流計算機是串行式的,在同一時間內只能處理一項運算,因此,涌現模型缺乏技術上的必要支持。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工智能領域自20世紀60年代之后普遍將信息處理模型當成研究重點。這一派被稱為“古典人工智能”或“符號人工智能”。在其影響下開發出來的某些計算機程序已經具備某種類似于文學創作的功能,1963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懷申鮑姆所開發的伊萊扎(Eliza)就是如此。它得名于英國作家蕭伯納劇本《皮格馬瑞翁》的女主人公,能夠像心理醫生那樣與用戶對話,所記錄下來的文本有幾分像戲劇臺詞。類似程序以“聊天蟲”(Chatter)著稱,比較知名的還有精神分析學家科爾比開發的佩里(Perry,1972)等。

        作為符號系統的人工智能被引進文學領域,凸顯了文學形式的價值。從理論上說,任何文學都是由一定語音或詞匯構成的,任何文學作品都潛在地包含于這些基本單位的排列組合之中。英國作家斯威夫特的小說《格列佛游記》(1726)已經接觸到這一點。它描寫一位教授組織學生利用隨機生成法進行寫作,洋洋自得地夸耀說利用這種方法可以讓最無知的人也能不借助于天才或學力寫出關于哲學、詩歌、政治、法律、數學與神學的書來。③人工智能不僅比人腦更有可能窮盡(至少是更有條件探索)上述排列組合,而且可以將一定的審美標準作為過濾器加以設置,自動從相對無意義的排列組合中篩選出相對有意義的“類作品”。這樣的文學生產屬于審美計算范疇。如果將上述過程當成文學生產(或文學形式的生產),那么,人工智能已經達到遠非人類作家所能比擬的生產速度,雖然其“作品”還未必達到可以和人類作家相比的質量,更準確地說,是還未能躋身將人類經典作為圭臬或楷模的精神產品的行列。人工智能創作成果的經典化,目前還需要人為推動,不論從程序設計還是文本篩選的角度看都是如此。

      作者簡介

      姓名:黃鳴奮 工作單位:廈門大學

      職稱:特聘教授、人文學院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