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kbykw"><tbody id="kbykw"><noscript id="kbykw"></noscript></tbody></output>

    1. <optgroup id="kbykw"></optgroup>
      <small id="kbykw"><blockquote id="kbykw"><ins id="kbykw"></ins></blockquote></small>
      <track id="kbykw"></track>
    2. <optgroup id="kbykw"><em id="kbykw"><pre id="kbykw"></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kbykw"><li id="kbykw"></li></optgroup>
    4.  首頁 >> 文化 >> 文化熱點
      如何重建中華經典學或現代新經學?
      2016年02月29日 09:5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朱漢民 字號

      內容摘要:對中國人而言,中華文明復興是一種全民族的自覺追求。這種自覺離不開兩點要求:一個是回歸中華經典,另一個是重建中華經典學。

      關鍵詞:重建;中華;經典學;或;現代;新經學;中華經典;經典;中華文明;經學;重建

      作者簡介:

          重建中華經典體系

       

        對中國人而言,中華文明復興是一種全民族的自覺追求。這種自覺離不開兩點要求:一個是回歸中華經典,另一個是重建中華經典學。

        我們為什么要回歸中華傳統經典?

        第一,中華傳統經典是中華民族的人文理性、人文價值、人文信仰最集中的體現。人類在兩千多年前軸心時期所創造的人文經典,那個歷史時期留下的人文價值理念,包括怎么做人、怎么處理人和人的關系、怎么建構一個和諧合理的社會等一些涉及道德、審美、信仰等人文精神的內容,仍然是今天人們的思想源泉。然而,近百年來,我們不時中斷這一源頭活水,常常會對中華文化的人文經典采取很不適當的態度。今天,當我們富國強兵的夢想即將實現之時,卻突然發現,我們的人文經典所承載的人文理性、人文價值是多么重要。今天很多來岳麓書院學習的學生,也包括企業家、公務員,他們津津樂道于讀經典。這種行為沒有誰號召,完全是發自內心的。這種重新回到經典的沖動,實質上也是一種回歸中華人文傳統的精神渴求。

        第二,中華文明的每一次重要發展,都跟重新回歸經典有關系。比如,當隋唐時期佛教大盛,中華文明面臨外來宗教的挑戰,中國會不會成為一個佛教化的國家呢?許多儒家士大夫強調中華民族自身的文化傳統,并且選擇了春秋戰國時代的儒家子學(《論語》《孟子》)和解釋《五經》的傳、記之學,把這些典籍重新確立為新的經典體系,即所謂的《四書》,從而為中國文化又一個高峰的近世文明奠定了人文價值、人文信仰的基礎。

        回歸經典并不是目的,而是要重建中華經典學,或者說是重建“現代新經學”。

        當代中國,我們需要通過回歸經典來追求現代人所需求的人文價值、人文理性、人文信仰。但是,這并不是說把古代的經典搬過來重讀就可以解決問題,而是需要一個重建中華經典學或現代新經學的過程。這個重建的過程,應該說是一個更加艱難的過程。

        如何重建中華經典學或現代新經學?我認為應該包括兩個方面。

        第一,就是要重建新的經典體系。如果我們站在整個中華文明史發展的角度來看,在歷史上所謂的“經”實質上是在不斷地變化的。比方說,孔子創立的所謂《六經》體系的前身,實際上是夏商周時期的先王們留下的檔案、文獻等歷史典籍,而孔子希望在那樣一個禮崩樂壞的歷史時期,重建一個理想的社會秩序和文明形態,故而從歷史傳下來的典籍中間挑選、整理出一個《六經》體系。

        第二,為了真正實現中華文明的復興,我們應該從浩如煙海的文獻典籍中,選出哪些典籍作為現代中國文明復興的經典?今天假設我們要重新編一套當代中國人所需要的經典體系,很多人自然而然想到《五經》《四書》。其實如果我們要建立合乎當代中華文明復興的經典體系的話,不應該局限于歷史上的經典,而是要根據這個時代的需求而重建經典體系。

        當代中國要重建新的經典體系,需要實現兩個超越。一個是超越時代。也就是說我們重建新的經典體系,應該不再以“三代”圣王為標準,我們除了充分考慮軸心時代的先哲所創作的著作外,也可以延續到漢唐以后,只要是既能夠體現中華民族文化內涵又具有普遍性永恒性價值和意義的文獻,都可以進入中華經典體系。另一個是超越學派。中國古代的經學,在經、史、子、集里面只有儒家的經典才是經學,其他各家各派的都不是經學,而是子學。如果我們建立中華民族現代新經典體系時,只要具有普遍意義和現代價值,均可以成為當代中華經典。從中華文明的歷史建構和現代需要來看,儒家典籍仍然是中華新經典體系的主體。但與此同時,我們應該超越學派,從中華民族無限豐富的典籍里,為現代中國人構筑精神家園、為中華文明復興、為人類文明的發展,來建立新的經典體系。

        第三,我們選出新的經典體系來,還要根據時代的發展做出合乎我們現代人所需要的創造性詮釋。我相信,中國經典的創造性詮釋,其實就是我們當代學人、當代中國人和千古圣賢打破時空關系的一種心靈對話,我們要在這種對話中完成回歸經典、重建經學的使命。這種對話能夠實現現代中華文明的建構,特別是對當代中國的人文價值、人文信仰、人文理性的建構有著非常重要的、關鍵性的意義。

        為了推動相關問題的思考,日前,湖南大學岳麓書院舉行“中國經學與中華民族精神”國際高層論壇,邀請海內外70余位學者,圍繞“儒家經典的產生、演變與詮釋”“經學與中華民族精神的建構、繼承與發展”等主題,分別從經學、四書學以及經典詮釋學等角度展開深入交流,其中不乏卓見。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琪琪色原网站